夏黎

ES深坑中。
團推奶次、VK,本命:雷歐、小真、嵐姐
模特組大好♥
主食:泉真/雷歐司/凜緒/零晃
其他都吃很雜(

【泉真】比煙花還好看的你

▍瀨名泉×遊木真
▍短打復健一下,時間點是兩人都畢業後,泉真已交往設定。
▍稍微提及一點真夏劇情。
▍OOC可能,慎入。

「對不起啊遊君,明明說好會到現場替你加油的。」

聽到那人道歉的時候,遊木真思緒停滯了幾秒,但很快就在對方沒察覺到的情況下做出回應。

「泉前輩用不著向我道歉啦,太不適合你了,再說,畢竟是工作那也沒辦法呢。」他先是無可奈何地笑著說,接著又換上有點埋怨的語氣,「還有,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泉前輩不在一個人也沒問題唷?」

透過話筒,遊木似乎聽見瀨明泉輕輕哼了幾聲,「遊君這麼有自信固然是好事,但說出『一個人也沒問題』這種話我是不會接受的,肯定也不是實話呢。所以說,趁哥...

【おそチョロ】與惡魔的交易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惡魔おそx黑手黨チョロ
└私設多,OOC估計是有,慎入
└雖然CP是おそチョロ但應該算速度無差ww

小松臨死前的願望,是要弟弟們徹底洗白,再也不干涉任何家族的事情,連帶宣布著松野組解散。

輕松照著小松的願望開始進行一系列的行動,兄弟們的身分都徹底重置了一遍,最先離開的是椴松,接著是一松,然後是十四松,最後是唐松。

那天,唐松踏出了總部大門,他站在那道沉重的鐵門外,回頭朝著二樓曾是小松房間的地方看去,一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死去的長男,回過神才發現,那只是外型相似而產生的錯覺,坐在窗邊椅上的那人是輕松,而他眼裡彷彿什麼都沒了,什麼都看不見。

「松野組...

【おそチョロ】叫醒賴床的人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很曖昧但還沒承認交往中的兩人,純砂糖,請慢用。

輕松是最早出現在起居室的人,絕大多數時間接在他後頭出現的會是小松,然後是十四松、唐松、椴松、一松,可是每個星期裡總會有那麼一兩天出現不同的情況。

紫色的身影緩緩走進起居室內,輕松不著痕跡地瞟了一眼後,視線又回到手裡的雜誌,這時身邊響起次男疑惑的聲音。

「欸?小松哥哥還沒起床嗎?」

「嘛、看來這個星期是今天呀──」椴松習以為常地道。

「一松沒有叫小松哥哥起床嗎?」

「真煩啊臭松……既然知道叫不起來幹嘛還浪費時間……」

「輕松哥哥該出動啦!幹勁幹勁!肌肉肌肉!」

「長男用鬧鐘,聽起來總是不...

【おそチョロ】從長男那裡收到了巧克力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一小段無意間看到的影片梗,好像很適合就寫了。
└OOC可能有,請慎。

 

2月14日,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日子。

情侶身上散發出的光芒簡直比平時還要耀眼,好比灑上一層金箔,連帶著價值都提升;而光棍身上的淒涼遠比平時來得慘澹,方圓十公里外就感受得到他們散發出的怨念。

「謝謝惠顧,歡迎再度光臨。」

又目送一名客人離開,放眼望去店裡暫時是空了下來。

原本輕松今天並不用打工,但同事在昨晚忽然來電,說14日臨時有其他安排,不曉得能不能麻煩他代班──嘖,什麼其他安排,約會就約會哪那麼多理由藉口啊?在心裡狠狠鄙視一番後,他還是答應了幫同事的忙。...

【チョロカラ】為你違背原則

└水陸松 / チョロカラ
└宗教松私設
└愛情因子大概比較淡(?)
└OOC可能,請慎

默默觀察唐松神父,這樣的舉動已經持續好一段時間了。

起先,輕松是從其他神身上得知唐松這個人,眾神對於他信仰上的虔誠與強大的能力非常感興趣。

他是近半個世紀來唯一一個能聽得見「神諭」的人,雖說是神諭,但也只是眾神將未來的一小部分透露出來罷了,同時,能感受到神的人類實在太少,因此唐松才會成為眾神相當在意的人,嚴格來說,唐松神父被稱為神的寵兒也算是實至名歸。

對此,輕松從沒表達過自己任何的想法,只是靜靜地透過湖水映出的景象觀察他。

唐松的朋友不多,只是請他幫忙的人老圍在他身邊,讓旁人產生一...

【おそチョロ】明明快吵起來卻突然被對方給告白了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OOC可能,請慎
└微乎其微的喧嘩松成分(?)


小松對待弟弟們一直都相當溫柔,也許未必表現得明顯,或是像次男一樣毫不收斂地展現出來,但至少輕松都看在眼裡。

但是長男所給予的溫柔在不知不覺卻成了陷阱,輕松正是那隻被捕捉到的獵物。

「嘖……」

陰暗而不起眼的巷弄裡瀰漫著一股噁心的氣味,嗅起來和食物腐敗的酸臭差不多,但輕松更寧願相信是眼前那傢伙散發出的臭味。

運氣真差,只是走在路上也能莫名其妙被拖進巷子裡,一切都得歸功於那個笨蛋長男啊。

話又說回來了,雖然他們是六胞胎,但全身上下還是有些地方不一樣吧!隨隨便便就把人拖進巷子裡狠揍了一頓到底是眼睛還是智商出了問題?

「松野...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