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

ES深坑中。
團推奶次、VK,本命:雷歐、小真、嵐姐
模特組大好♥
主食:泉真/雷歐司/凜緒/零晃
其他都吃很雜(

【泉真】比煙花還好看的你

▍瀨名泉×遊木真
▍短打復健一下,時間點是兩人都畢業後,泉真已交往設定。
▍稍微提及一點真夏劇情。
▍OOC可能,慎入。

「對不起啊遊君,明明說好會到現場替你加油的。」

聽到那人道歉的時候,遊木真思緒停滯了幾秒,但很快就在對方沒察覺到的情況下做出回應。

「泉前輩用不著向我道歉啦,太不適合你了,再說,畢竟是工作那也沒辦法呢。」他先是無可奈何地笑著說,接著又換上有點埋怨的語氣,「還有,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就算泉前輩不在一個人也沒問題唷?」

透過話筒,遊木似乎聽見瀨名泉輕輕哼了幾聲,「遊君這麼有自信固然是好事,但說出『一個人也沒問題』這種話我是不會接受的,肯定也不是實話呢。所以說,趁哥哥還沒生氣前快點收回這句話吧,遊君?」

遊木真完全可以感受到對方話裡的警告意味,但更多的卻是愉快。他能明白瀨名泉充滿把握的口吻是為什麼,因為他剛剛講的的確不是實話。

單就感情來看,他們對彼此的執著都太深,少了任何一個,就好像不完整了。

 

Trickstar這次的工作是在夏日祭典上舉行演唱會,表演地點的附近有個海灘,因為是夏季的關係,沙灘上有很多人在玩耍,嬉鬧聲特別地清晰。

遊木真趁著空檔偷偷跑到陰涼處給瀨名泉打了電話,當然那並不是出於他的本意,而是瀨名泉覺得沒有時時刻刻掌握他的動向太不安了,所以要求他每隔一段時間就發個訊息或打電話過去。

遊木沒想到會收到這樣的消息。泉前輩本來說過晚上會來看他們……不,應該說是來看他表演,但臨時因為工作的關係沒辦法到場了。

畢竟是工作,那也沒辦法。說出這種話好像要彰顯自己已經能獨當一面似的,實際上還是有點難度呀……

他鬱悶地嘆了口氣,從心底不斷湧出的失落像梅雨般綿延不斷地糾纏著心情。

總是在舞台上高舉的雙臂,此刻無精打采的垂在身側,那雙翠綠的眼睛陷進了片刻的無神──直到他將目光放遠,讓海的顏色進入他的視線中。

透過海,他彷彿看見了誰,不自覺地揚起嘴角。

「……真漂亮呢。」和泉前輩的眼睛一樣的顏色。

遊木真深深吐出一口氣,握緊了雙拳。他必須加油才行,畢竟泉前輩可是說了那樣的話啊。

 

在舞台上的時候,遊木並沒有多餘的心思去考慮其他事情。

光是要忽略掉在他周圍炸開的煙花聲就已經夠耗費他的精力,更何況每個偶像都一樣,只要一站上舞台,考慮到的就是演出、就是台下替他們加油的粉絲。

遊木真用了最大的聲音在歌唱,今天他的歌聲似乎比以往都還要來得強烈,充滿濃烈的感情。最先注意到的自然是Trickstar的成員們,接著是遊木真的粉絲,為此,他們為自家偶像打call得更賣力了。

儘管只是暫時的怦然心動,一場演唱會的時間,但台下觀眾都無可自拔成了遊木真笑容的俘虜,祭典的煙火彷彿就只是用來襯托他耀眼身姿的佈景──

那個人的模樣,比煙花還好看啊。

在遠處的某個人也這麼認為,不如說,不管是什麼時候,他總是認為遊木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泉這是怎麼了,表情看上去好複雜呀,剛才不是還好好的嗎?」

拍攝到一個段落後迎來了休息,鳴上嵐在補完妝以後對著鏡子擺弄了幾個可愛的表情,卻意外看見後方的瀨名正對著手機露出複雜的神情,不禁開口關切。

瀨名泉只是沉默下來,時間久到鳴上嵐都懷疑他是不是又被對方給無視了,正打算開口抱怨,沒想到卻被他嚴肅的反問弄得不明所以。

「鳴君,你這一生,有後悔過什麼決定嗎?」

也許是瀨名的口氣實在太認真,鳴上嵐完全不曉得他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真的碰上什麼麻煩,一時之間不曉得怎麼答話才好。但瀨名泉貌似也沒有真的想聽到回答的意思,只是逕自說了下去。

「我現在啊,超後悔的。」他瞇細了眼,像隻心情惡劣的貓。鳴上嵐猜想讓他陷入不爽的原因大概就在手機裡,於是湊上前想一探究竟,但畫面立刻被瀨名伸手擋住了。

「咦?讓人家看一下嘛,能讓泉感到如此後悔的事情是什麼,人家很好奇呢?」瀨名泉當然不理他,這次更是直接收起手機。

畫面上那是主辦方的現場直播,因為遊君現在正在表演,雖然不能講電話、不能面對面聊天,但要是能看到遊君的模樣,應該就能稍微填補一些他對遊君的思念吧。瀨名泉本來是這麼想的,直到他看見在舞台上表演的遊木真。

「超──煩人!播放數那麼多就已經夠讓我煩躁了,要是被鳴君也看見遊君的模樣,大概會是雙倍的煩躁吧。」

鳴上嵐在聽到「遊君」兩個字的時候便什麼都懂了,對後面沒完沒了的碎念也索性放任。

「真是太讓人火大了,早知道不該講出那種話……」

啊啦……看來等等的拍攝會更有效率呢。望見瀨名泉的表情後,鳴上嵐無奈地想。這樣他想跟上泉的步調,就得稍微認真起來了呢,真是的。

瀨名泉蹙起的眉間透露出一股煩燥,握拳的右手抵到了唇邊,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他現在真的非常懊悔,當然並不是後悔給遊木鼓勵,而是後悔為了鼓勵他說出那樣的話──

「僅此一次,我把獨佔遊君笑容的特權讓給他們,所以綻放最燦爛的笑容吧,遊君。儘管我不在,但那是最好看的你。」

好像太高估自己了,他想。

那畢竟是他的遊君,那樣充滿幸福、飽含愛意的笑容……不,嚴格說起來,竟然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實在是超出他的預期。如果早知道會這樣,他就不會那麼說了,根本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最荒謬的是,那還是他為了給自尊心作祟的自己一點台階下,才說出口的話。

因為工作關係沒辦法到場了,那是騙人的,他只不過是想……

 

演唱會結束以後,聚集在舞台前的觀眾也散了,遊木真換上輕便的休閒服,混在祭典的人潮中,忍不住朝舞台的方向看了幾眼。

他忽然想起高中二年級的那個夏天,也是類似的場合,只是那時候,他和泉前輩一同站在台上。

彼此相望的時候,他似乎只能聚焦在瀨名泉身上,心跳的鼓譟聲害得他有點窘迫,但這份喜悅的情緒,怎麼也無法壓抑下來。

這股情緒從何而來,那時的他還不太能理解,只是想著:那就把這份喜悅,也傳達出去吧,讓他們……讓他,都能感受到這樣的心情。

然後,當瀨名泉也向他綻開笑容那刻,天上的煙火彷彿是在他心頭炸了開來。

那個人說過,會用最高的價格買下他的笑容,當時遊木一直在想,他的笑容才不值錢呢,相較之下,肯定會有更多人想用十億這種天價,來買下泉前輩的笑容吧。

……就像他一直想做的一樣。

「啊……好像是時候打個電話了。」赫然想起報備的事情,遊木真鑽過擁擠的人潮,來到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周邊只有幾對情侶在欣賞煙火,大概是不會注意到自己的。

「遊~君。」他拿出手機,正要撥號,後方卻忽然傳來和他訊息提示音一致的聲音,那也是對方逼著他改的,莫名其妙的惡趣味,但他終究是沒有拒絕。

「……泉前輩?」

遊木真錯愕地回頭,像是為了確認自己不是眼花一樣,取下眼鏡擦拭了一遍後重新戴上。

事實證明他的確沒有眼花,那人還在,只是距離不同了,在他拿下眼鏡之前,那人還在站離他三公尺外的地方。

現在,他就站在他的面前,不到一公尺。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拍攝現場很遠的吧,不是說還有工作……」遊木真歪著腦袋問,很不能理解現在的情況。

話雖如此,他還是留意到了瀨名泉額際的細汗與不整的呼吸,即使對方看上去仍保持十分從容的模樣,但很明顯就是匆匆忙忙趕來的。

「那是騙你的。」露出既尷尬又為難的表情,他還是選擇坦白從寬。

「嗯?」遊木真面無表情發出了單個音節,瀨名泉最怕這種時候,他總是猜不出遊君是不是生氣了。但他沒有立刻解釋,而是悄悄勾住對方的手指,把人帶到一旁的長椅上,肩貼著肩坐了下來。

瀨名泉一反常態的模樣讓遊木真很在意,平常只要見到面,他總是會遊君長遊君短的說個不停,還有像個老媽子一樣各種從裡到外關切他的生活情況。可是現在他卻什麼都還沒說,而且剛剛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遊君的表演,我看了哦,雖然是透過直播看到的就是了。」聽到這句話,遊木忍不住轉過頭,卻只看到對方的側臉,而查覺到了他視線的瀨名泉,則是用餘光瞅了他一眼,勾起嘴角。

「很精采呢,遊君果然是下定決心就能做到的好孩子。」

「早就說過沒問題了!是泉前輩老愛瞎操心。」他默默移開視線,不太想承認剛才被那個微笑勾得心跳漏了一拍。

「關於工作的事情,拿出實力的話,本來能趕上表演的。」瀨名泉始終沒把視線放在遊木真身上,他現在滿腦子幾乎都是遊君表演時的表情,深怕一不小心積壓已久的感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他明白自己對遊木真的愛有多深沉,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承載得起這份愛。尤其是他小心翼翼呵護著的遊君,他不允許任何人,抑或是自己,導致對方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所以他可以非常有耐心的,將他所有的感情分成像沙粒那麼細……一點一滴的累積,總有一天,也會聚沙成塔的。

「遊君一直都不太向哥哥撒嬌呢,本來還想著這次遊君能稍微任性一下,要求我一定要來看表演之類的,沒想到卻說出那麼成熟的話。」

「泉前輩你是小孩子嗎……」遊木真嫌棄地看他一眼,接著深深嘆了口氣,「要是我真的叫泉前輩拋下工作來看我表演,那已經不是任性而是造成你的困擾了吧?」

「泉前輩是個很重視工作的人,這點我可是很清楚的。」就像他也明白瀨名泉有多重視自己一樣,「所以我才不會要你在我和工作之間做出抉擇呢。」

「……那麼,遊君現在可以告訴我嗎?」

「诶?什麼?」當他轉頭的那一刻,猝不及防與瀨名泉四目相交,鼻尖都撞在一起了,但雙方完全沒要退後的意思。

啊……又是那樣的感覺。

煙花好像在他心裡炸開了。

遊木真瞪直了眼睛,煙火的光線打亮了他的臉,也打亮了視線,就如他滿臉通紅害羞的模樣,徹底被瀨名泉撞個正著,他也清楚地看見了對方曖昧隱晦的笑臉。

「在舞台上的時候,你在想什麼呢?」

「……」

瀨名泉的掌心覆到了他的手背上,五指扣進了他的指縫間,握得特別緊。

在舞台上的時候,偶像們最該想的是表演、是支持他們的粉絲。但是今天,遊木真忍不住摻雜了一點私心進去。

「要是這份心情……也能傳達給『他』就好了呢。」

總算不再是隔著冰冷的螢幕看見這樣的笑容,而是面對面、親眼看到。瀨名泉相當滿意的笑彎了眼,空出來的那手貼在遊木真的臉頰上,湊上去就是一個親吻。

「等、等一下,泉前輩,這是在外面──」

「少囉嗦,遊君剛才好像說了我是小孩子啊,既然是小孩子討個親親也不為過吧?」他理所當然地道。

「什麼啊……不是說希望我能任性一點的嗎?怎麼反而是你任性起來了……」遊木真努力推開那張不斷逼近自己的臉,不讓對方變本加厲。

「不過,我現在倒是有點想嘗試某件事情,要是哥哥願意配合一下我會很開心的。」他成功轉移了瀨名泉的注意力。

幾分鐘後,瀨名泉目光呆滯地望著夜空,認真思考起自己是不是一直在作夢,其實他根本就還沒醒吧。

「原來膝枕的感覺是這樣啊,確實不錯呢……嗯嗯……不過泉前輩的大腿要是肉再多一點躺起來可能會更舒服。」這句話立刻讓瀨名泉清醒過來。

他挑起眉毛,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語氣明顯就是在恐嚇,「看來最近對遊君的飲食控管似乎太鬆散了點,你是不是變重了?」

「……不不,那肯定是你的錯覺喔。」遊木真拍開那隻正在掐自己腰間肉的手,接著指向了天空,「機會難得,泉前輩你就別老是盯著我看了,欣賞一下煙火啊。」

「超麻煩,煙火可不比遊君好看啊,遊君的臉我可以看上一整天呢。」

「請別說出這麼可怕的話,我會做惡夢的。」遊木真冷不防打了個冷顫。

他枕在瀨名泉的膝上,張開眼睛就能看見星空,看見一道道的煙火。

嘛,說的也是呢……

還是此時此刻,這個衝他笑得一臉溺愛的人,最好看了。

Fin.

他本來真是短打的,然後我硬生生炸了快三千字吧……。

本想拆成兩篇但想想還是算了O<<

最後請不要問命名,因為原本是短打本來沒想命名的,結果就……你們也看到了。

评论(7)
热度(34)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