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

ES深坑中。
團推奶次、VK,本命:雷歐、小真、嵐姐
模特組大好♥
主食:泉真/雷歐司/凜緒/零晃
其他都吃很雜(

【零晃】沉溺於氣味中

▶│朔間零×大神晃牙
▶│時間點位於三年級畢業後不久
▶│OOC屬於我!沒問題就往下吧!

大神晃牙的失常大概是從三年級畢業的一週後開始的。

存在於校園中他最熟悉的氣味,隨著那人的離開,漸漸地淡去。

他察覺到夢之咲的變化,卻捕捉不到原因,甚至根本沒有往味道那方面去思考。問了阿多尼斯、問了明星,也問了大吉,似乎只有大吉和他有相同的想法,讓他又一次覺得大吉比他的主人還要聰明。

連日失眠的他,循著一股懷念的味道,走進放有鋼琴的教室。

看見隨處可睡的朔間凜月,晃牙先是意識到什麼,愕然了幾秒,才蹲下身子試圖把對方叫醒。

「喂,阿凜,就算已經到了春天,直接睡在地板上也會感冒的。快起來啊!你要是生病的話,吸血鬼混蛋肯定會擔心到快哭出來吧?」一想到那傢伙可能會因此露出擔心的表情,他就想立即防止這種事情發生,手上的動作也就不小心粗暴了點。

「唔……柯基……不要這麼粗魯啊,老爺爺是很脆弱的喔。而且你好像還提到了討人厭的傢伙……」朔間凜月沒好氣地弄開晃牙的手,哀怨地瞅他一眼,也不曉得是因為被吵醒,還是聽到了有關兄長的話。

「啊……真是的,我還以為是真~君會來叫醒我,稍微有點失望呢……」懶洋洋地打了呵欠,他本以為會聽見大神立刻回嘴,餘光卻瞥見對方恍神的側臉。看樣子,主人離開對小狗的打擊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切、本大爺也沒想到在這裡的會是你啊?還以為是……」冷不防地沉默下來,他不堪的表情全被凜月看在眼裡,但下一秒卻忽然轉為憤怒,「啊──!可惡,煩死了!」像在躲避什麼,他飛快逃出教室,留下若有所思的朔間凜月。

♪   ♪   ♪

沒想到竟然會把味道給搞錯……嘖。

一跑進輕音部部室,他便把門從裡面反鎖,咚的一聲滑坐在地。

安靜的部室裡可以清楚聽見他薄弱卻無法抑制的喘息,今天並沒有社團活動,但自他從朔間零那邊取得部室的鑰匙後,就經常性地在放學後來到這裡。

他仰著脖子,斜睨著依然被擺在部室裡面,屬於那個人的棺材,令人依戀的氣味從那裡不斷地飄出來,並在他完全沒意識到的情況下熏得他眼眶一熱。

他以為自己沒問題的,儘管三年級畢業了,組合中還有阿多尼斯;社團也還有雙胞胎在,他並不是一個人──但那始終是不一樣的,朔間零的存在始終和誰都不同。

而且屬於他的味道,正在慢慢地消失,從夢之咲、從輕音部、從Undead……

──從他的身邊。

搖搖晃晃的走到棺材旁邊,他推開蓋子,想都沒想就躺了進去,讓自己整個人溺在朔間零的味道之中,彷彿這樣才能讓他躁亂的心平靜下來。

啊啊……是啊,這個味道才是正確的,剛才竟然會把阿凜的味道和吸血鬼混蛋搞混,嘖、肯定是因為沒有睡飽吧。

黑暗中,他蜷縮起身子,深深吸了口氣。

微弱的低鳴連同他不想被別人知道的脆弱,一併被藏在了棺材裡面。

就像他最常和朔間零拿來鬥嘴的事,他是狼,並不是小狗。

主人如果離開,狗會在原來的地方忠心等待,不論多久,但狼不同。

一旦某個獵物被狼給看上,就很難逃掉了,就算是吸血鬼也一樣。

他想做的並不是等待,而是追趕,希望將來自己和阿多尼斯足以和前輩們並肩作戰,不再只是被保護的對象。

因此,儘管對目前的轉變感到焦躁或不安,他也不會和任何人說,畢竟他想成為和那個人一樣,是強大到足以讓人依靠的存在。

是啊……光是待在他身邊,你就會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那是他最憧憬的朔間前輩。

♪   ♪   ♪

三月的日照時間並不怎麼長,這個時間點恰好是朔間零精神開始好上的時候。

他回到熟悉的地方,不疾不徐的漫步在走廊上,鄭重思考著剛才在電話裡從心愛的弟弟口中得知的某些事。

接到電話的當下,零由衷認為自己有好好適應手機的使用方式真是太好了,科技不僅帶來便利,也帶來幸福,為他和凜月之間牽起了聯繫的橋梁。

但沒等他高興完,凜月就直白地說出了「你家的小狗狀況看來不是很好呢」這樣的話。

「嘛……雖然柯~基怎麼樣都跟我無關,但是把我的氣味和兄長的搞混了,讓我很不高興喔……身為小狗的主人,應該要好好負起責任才是吧?」

雖然他曾經想過,小狗在他離開後多少會感到不適應,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事態貌似比他想得還要來得嚴重不少。

然而他自身的情況,顯然也沒有好到哪去就是了。

邊走邊思考,不知不覺抵達了部室外。伸手轉動門把,赫然發現被人從裡面落了鎖。

「嗯?」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叫住了他,「原來是小姑娘,這個時間點還留在學校,想必又是忙於工作吧,辛苦汝了,但是過度投入可不是好事哦?」像是獎勵似的,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ふふふ,吾輩並不是把汝當小孩子看待,摸頭只是作為獎勵罷了,汝現在已經是十分稱職的製作人了。」他毫不吝嗇地稱讚道。

「問吾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面對預料之中的問題,朔間零露出溫和的笑容向她解釋:「吾輩不小心將重要之物忘在部室裡了。說起來,能麻煩小姑娘用萬能鑰匙幫吾輩開門嗎?」

鎖喀的一聲打開,朔間零感激地笑了笑,進入部室前還特地囑咐她早點回家。

 

在不影響到對方睡眠的前提下,朔間零悄悄地挪開了棺蓋。

他拉了張椅子,就坐在棺材邊上,沉靜地望著對方安穩的睡臉。

睡著的小狗雖然顯得乖巧許多,不過他還是更加喜愛那個總是在他身邊打轉,充滿活力的小狗呢。

……如果可以,吾輩當然也想帶著可愛的晃牙一起離開啊。

笑容多了幾分苦澀,無奈和不捨全都化為歎息傾吐而出。

一個不小心洩漏的聲音明明那麼輕,卻好像承載了無法計算的重量。

睡在棺材裡的人這時動了動鼻子,緩緩睜開眼睛。「唔……?」

暮色透過部室的玻璃窗灑了進來,暖黃的色調讓原先微涼的地方多出一點暖意,晃牙睡眼惺忪地對上那雙噙著笑意的紅色眼睛,愣了幾秒。

對……就是這雙眼睛,還有這樣的表情,儘管是酷寒的冬季,也總是能讓他發自內心的,感到溫暖。

……可惡,到底是有多想念這個人,才會連作夢都夢到他啊?他迷迷糊糊地想著。

望見他可愛的表情,零忍不住揶揄道:「小狗,睡得好嗎?看樣子汝似乎做了什麼酣甜的美夢──唔?」但話還沒說完,大神晃牙隨手一扯,就讓他下半身離開了椅子,用著有點艱難的姿勢彎腰。半夢半醒的狀態讓晃牙錯過了朔間零難得才會表現出的震驚。

訝然的神色只在他臉上停留不到兩秒,看樣子,他的小狗是還沒睡醒呢,真是會折磨人啊。

零無可奈何地陷入兩難之中,老爺爺的腰本來就不怎麼好,這個姿勢對他來說確實有那麼點難受,但是心愛的晃牙如此坦率的撒嬌,強制讓對方清醒過來又令他有點不捨。

圈住他後頸的手在這時候收得更緊,濕熱的氣息隨著對方不甘心哼聲灑在他頸邊,朔間零瞬間不掙扎了,雙臂也摟住對方溫暖的身軀。

「可惡……」這是……夢話嗎?他忍不住猜想。「現在竟然只能在夢中和吸血鬼混蛋這麼親近……」也許是剛睡醒的關係,晃牙的聲音帶著濃厚的鼻音。

朔間零覺得不太妙,不……應該說真的很不妙。他想應該是時候把小狗叫醒了,要不在慢個幾分或是幾秒,他可能會……

會怎樣,他還來不及想,頸邊傳來的刺痛感一下就徹底澆熄了後面的一切,零忍不住倒抽一口氣,輕輕拍了晃牙的肩膀,試圖叫醒他。

滲進嘴裡的血味倒是立刻讓大神晃牙徹底醒來了,同時意識到自己不是做夢,日夜想念的人確實就在眼前,並且……並且被他咬了一口。

「吸、吸血鬼混蛋!你……你怎麼在這?」

「原來小狗還記得吾輩才是吸血鬼呀,吾輩還以為汝睡得連這件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呢。」朔間零重新調整姿勢,腰部這才舒緩許多,而大神晃牙似乎還沒從現實當中緩過來,幾秒後才不悅地低吼。

「你這傢伙才是!都說了幾次本大爺是狼不是狗啊!」

「呵呵呵,小狗氣得臉都紅了呢。真抱歉啊,吾輩畢業後汝一定感到特別寂寞吧。」他算是徹底無視了晃牙的反駁,自顧自地抬手揉了揉他睡亂的頭髮。

「啊!可惡!你這傢伙真是──」既然離開了就不要回來啊!這樣只會讓我更難忘記你的存在!這樣的話,他怎麼也說不出口,就像他這次並沒有像以往那樣揮開朔間零的手,佯裝生氣來掩飾自己的害臊。

「好乖好乖,吾輩也是和汝一樣的心情呢。」

那話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晃牙身子一僵,臉似乎變得更紅了,「哈啊?」

朔間零直直地望進那雙眼裡,好像看透了他最真實的情緒。

他彎起嘴角,用著過分強大的力量將晃牙整個人拉出棺材,抱了個滿懷。

「不能陪在心愛的晃牙身邊,吾輩也會感到寂寞的。」他的唇靠在他耳邊,用著最真摯的語氣訴說心意。

「但是,毋須再感到孤單,吾輩會等著汝追上來,所以,再忍耐一陣子吧。」到那時候,誰也不用再忍受這種孤寂。

懷裡的人一言不發,急促的呼吸漸漸緩了下來,快了好幾拍的心跳也恢復到正常的速度。

然後,他聽到了那句話。

「很快就會追上你的,朔間前輩。」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跟在他後方的那孩子,已經成為足以獨當一面的人了。

大神晃牙用力抱緊他,趁機貪婪地多吸了幾口氣,想把這個味道牢牢記下。

他想,過了今天,他就會回到原本的步調了。

他必須早點振作起來,為了能更快抵達那人的身邊。

──他最愛的朔間零。

END.

老零生日快樂!本來想著這篇大概是趕得上了,結果好吧,我就知道我不該信任自己(x
OOC的話就請見諒了,之後會再去把劇情複習個50遍的

评论
热度(45)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