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奶次/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被幸運之神所眷顧


開頭先喊我CP真好,恭喜他們步入禮堂(
為了感謝友人上期活動神救援產出來的謝禮...
※怪盜泉x特工小真的paro,OOC可能,請慎

銀灰髮的男子在月色照不到的暗處奔跑,儘管腳程快速,仍是無聲無息,他總能夠在別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目標竊取出來。

「阿瀨,下一個交叉口要右轉哦。」白天慵懶的音色此刻顯得精神無比,瀨名泉稍微慶幸起現在是晚上,否則這裡路線繁雜,要是不靠朔間凜月的引導,要找到正確的路估計得花上大把時間。

「了解。」他簡單應聲,交叉口就在前方不遠處。四周非常安靜,沒有任何腳步聲,看起來暫時還無人察覺東西已經被他偷走了。

話雖如此,瀨名泉也知道不能掉以輕心,這處的警戒並不差,大概再過個五分鐘就會有人發覺吧。

不過,那時他早已帶著寶物全身而退。

來到交叉口後,瀨名泉不假思索拐向右邊,通訊器赫然發出「啪嚓」的聲響,「……小熊君?」試探地喚了一聲,但他沒聽見任何回應。

壞了?不,不太像,感覺比較像是訊號被切斷了……

他很快地鎮定下來,不管怎麼樣,他必須先找到出口才行。

然而,今晚瀨名泉的運氣似乎不怎麼好。

眼前是條死路,但自他拐彎後並沒有再看到任何岔路,他並不認為凜月的引導會有錯,因此這條路肯定是通往出口沒錯,也就是說,附近或許有其他機關也說不定。

「啊……真是……」他咬牙嘖了聲,「鳴君你的占卜可一點也不準啊。」等回去以後,他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最近迷上塔羅牌占卜的鳴上嵐。說什麼他今天被幸運之神所眷顧,根本是胡說八道。

這時,細微的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

正打算往回尋找機關的瀨名泉止住了腳步,地下迷宮裡的微弱火光打在他姣好的側臉上,隱約可見一股怒氣。忽然,火光被一道微弱的風吹得搖曳,他愣了愣。

為什麼這種地方會有風?

來不及思考,在他旁邊的牆壁忽然開出一道入口,一隻手蠻橫地將他拉進裡面。

在瀨名泉跌向那人的時候,他彷彿在漆黑的通道裡看見了光芒。

綠色的,和翡翠一樣美麗、純淨的光芒。

 

「呼……好險好險,差一點就要被抓到了。」

密道裡特別狹窄,那人刻意降低的聲音就環繞在瀨名泉耳邊,隱隱約約,他甚至可以從不經意的肢體接觸感受到對方的體溫。

如果是平常他肯定會厭惡到立刻與人拉開距離,但現在情況有那麼一點不同……

他認得那雙眼睛,對他而言那雙翠綠的瞳眸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寶石;而那雙眼睛的主人,是世界上他最珍貴的寶物。

「遊君是特地過來救我的嗎?」儘管大可預料到會獲得什麼樣的答案,但瀨名還是問了這個問題,並且悄悄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唔……並不是。」遊木真含糊地道。他本來還想盡可能避開這人一陣子的,畢竟對方不久前才向自己告白過,更重要的是他還稍微……對,他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地動了心。

他原本打算再躲個一個月左右來冷靜思考,卻沒想到發生了這起意外。

「是衣更君拜託我我才過來的。你跟凜月君的通訊好像被切斷了,Knights的其他成員都很擔心你,待會一離開這就跟他們聯繫吧。」

停頓幾秒,遊木真接著說:「那個地方好像直接阻斷了訊號……看你身上的追蹤器突然沒反應,我也嚇了一跳……」到最後,他幾乎也快聽不清自己的聲音,總覺得十分彆扭。這麼講好像就是承認自己在擔心泉前輩一樣嘛。

他明明是突然、無意間、不經意的看見瀨名泉身上的追蹤器斷訊,絕對不是想知道泉前輩人在哪才去查看的。

話又說回來,當初那個追蹤器還是瀨名泉硬塞給他的,說是為了讓他隨時能掌握他的行蹤,但遊木真認為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好嗎!當下只覺得太變態了,他一點都不想知道泉前輩每分每秒的動向,並且懷疑起對方是否也在自己身上裝了同樣的東西,要不然世界這麼大,他們怎麼總是會恰巧在同一個國家?

「遊君能來,哥哥真的很高興呢,謝謝你。」

……看來他是真的很開心啊。在聽見泉用幸福到不行的口吻向他道謝後,遊木真忽然感到有點罪惡。

明明他總是在迴避這人對他傾訴的心意,但這個人卻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向他示好,將所有的愛雙手獻到他面前。

一想到這,直至剛才都還覺得有點冷的遊木,現在倒是一點都不冷了,甚至有種自己置身在一團火中的錯覺。

「對了,遊君,沒有什麼能夠照明的東西嗎?這樣有點難走啊。」他本來不想說的,但光靠那點微弱的光線實在太難行走了,萬一不小心踩到遊木真害他跌倒那可不行。雖然這樣他好像也可以順勢假裝跌倒壓上去……

「泉前輩稍微忍耐一下吧?很快就會到出口了。」因為配備了夜視鏡片,所以他還能依靠密道裡依稀可見的亮光來行動,倒是沒考慮到瀨名泉的不便。

「那遊君你走慢點吧。」這樣我才能和你兩個人一起待久一點。

「……哦,好。」遊木當然不懂得對方別有用心,只認為泉是不好行動才這麼要求。

他們又走了幾步,雙方沒再開口,遊木真的腳後跟幾乎黏著泉的腳尖,一前一後地走著。

瀨名泉決定回去好好稱讚一下鳴上嵐,如他所說,今天果然是被幸運之神給眷顧著,竟然能夠與遊君待在同個空間裡,還如此靠近。

他全然忘記自己稍早還在埋怨占卜一點都不準這回事。

而此時的瀨名泉也沒料到,幸福有時候就是來得如此快速。

「那、那個……」遊木真前前後後糾結好久,才下定決心開口:「要是跌倒就不好了,不然泉前輩你就抓住我的手吧……?」

下一秒,遊木真感受到有什麼扣進了他的指縫,另個人的體溫漸漸傳入他的掌心。

……這已經超越了「抓住」的範圍吧?

「泉前輩,我們對抓住的認知是不是不太一樣……」

「嗯?我這不是好好抓住了遊君的手掌嗎?」

……他明明是說手,怎麼會變成手掌啊!

話雖如此,遊木真也懶得反駁了,反正說了對方也不會輕易鬆手,搞不好還會說出什麼無賴至極的發言。

黑暗中的瀨名泉只是笑意更深,接著閉上雙眼。這麼做似乎能使其他感官更加清晰,例如他可以更清楚感受到遊木真的體溫,還有對方身上淺淺的沐浴乳香。

「啊,遊君的手好暖和呢,乾脆就一直這樣牽著不要分開了。」

「嗚哇……泉前輩你已經神智不清了嗎?我們還是盡快離開這個地方吧。」毫不猶豫的嫌棄,他加快了腳步。

有那麼一瞬,瀨名泉好像聽見了不屬於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他們終於離開了密道。

皎潔的月色落在他們身上,兩人的手仍未分開,瀨名泉喊了他一聲。

那道呼聲輕如羽毛,卻承載了深沉的承諾。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偷到的,對我而言這個世界上最貴重的寶物。」

遊木真微微一怔,從藍色的瞳孔裡望見自己的模樣以後,忽然露出了笑容。

空著的那隻手不曉得什麼時候握了把槍,槍口正輕輕抵在怪盜的腹部。

「那我一定會在的,畢竟取締怪盜也算是特工的任務嘛。」一雙眼睛彎得如同新月,遊木笑得游刃有餘,「不過,到時泉前輩可別再像今天這樣落入敵人的陷阱中,我可是無法出手救你的。」

 

遊木真離開後,瀨名泉望著還殘有一些餘溫的右手,張著嘴出神了好一陣子。

他想起遊君剛才的表情,充滿自信,卻又帶著一點羞澀,「啊啊……」伸手蓋住了眼睛和迅速竄紅的雙頰,卻遮不住唇邊上揚的笑意。「太犯規了啊,遊~君。」

然而,他老早就摔進名為遊木真的陷阱當中,還半點脫逃的意思都沒有。

瀨名泉覺得或許,他此生的幸運,通通都聚集在今天了吧。

------
我覺得我此生的幸運也都聚集在今天了...謝謝官方爸爸。
最近真的太忙了幾乎沒什麼時間產糧TT期末結束我就能瘋狂寫了。

28 Dec 2017
 
评论(5)
 
热度(51)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