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親愛的,年齡不是問題

不算短的篇幅,本來想分上下發的但...總之現在我們一次結束吧!!
※瀨名泉(30)×遊木真(21)
※含年齡操作,私設眾多,兩人同居
※有不少(?)的雷歐司成分,雷者慎

 ……已經連續三天了。

瀨名泉用手臂的力量支起上半身,看著身旁空蕩的床位,他伸手探了探床單,上面還留有一點餘溫,估計那個位置的主人才剛離去不久。想到這,瀨名不禁蹙眉,素來自信明亮的藍眸暗了幾分,盯著床鋪沉吟好一會後,才冷著臉翻身起床。

美好的早晨難道不是該從一覺醒來就看見遊君可愛的睡臉開始嗎?

已經接連三天早上起床不見戀人蹤影,早餐只能一個人孤零零坐在餐桌前解決,用完餐後直接驅車到公司。

照理來說,應該要是兩人甜蜜的用完餐後,他順道載遊君去學校,接著給彼此一個恩愛的吻別,目送遊君離開,再開車去公司……瀨名泉一邊在腦袋裡編織著理想的同居畫面,一邊將洗衣籃裡的衣物丟進洗衣機裡。

正當他拿起遊木真昨天穿的淺灰色毛衣,一股淡淡的香味飄入鼻腔,立刻使他手中的動作停擺,瀨名怔怔然地望著毛衣,將衣服湊近鼻尖用力一聞。

那股不屬於他,也不屬於遊木真的香味──

聞起來就像放了一星期沒倒的廚餘一樣臭。

他當場就把那件毛衣用手洗了。

遊木真出軌?這有可能發生嗎?從家裡到公司的路上,瀨名反覆思索這件事。他相信依遊君的品格不會這麼做,但他也相信一個人在找到真愛時那不顧一切的衝動,任何約束、任何人勸諫不過都是耳邊風──當時他追求遊木真的時候就是如此。

他們是半年前認識的,暑假期間,遊木進到他們公司實習,恰巧被分派給擔任課長的他。當時瀨名泉根本是千百個不願意,甚至還跟月永雷歐抱怨過「為什麼實習生是交給我而不是你啊?超──麻煩!」如今他卻很感謝神沒有讓他們錯過彼此──或者說,沒讓他錯過遊木真。

當然,最初他對這個金髮碧眼的小鬼毫不在意,只是基於前後輩關係,必須時時刻刻盯著對方,至少別出什麼岔子。

真正在意起這個實習生,是從遊木在他大發雷霆後依然笑容不改的對他說話的,那個午後開始……

 

瀨名泉的作息一向很健康,早早睡覺早早起床,但偶爾也會因為忙於公司的事務,讓他不得不違反自己的生活作息熬夜趕工。當時正逢盛夏,睡眠不足加上工作疲勞引起了夏乏,導致他一早來到公司心情就很差。那天下午,他忍不住將火氣發洩在實習生身上,意識到以後似乎太遲了,辦公室裡的氣氛變得很尷尬。

他對遊木向來嚴格,但考慮到對方只是實習生,所以在表達與建議上還是盡量不苛刻,可是這回他不僅毫不留情,情緒甚至還失控了。

瀨名打算道歉,畢竟胡亂發火本來就是他自己的問題,沒想到遊木真卻看著他,笑容溫和而真摯,瞬間撫平他暴躁的心情。

「太好了,」如釋重負般地吐了口氣,遊木真放心的笑著說:「瀨名前輩現在心情看起來好多了,我本來還很擔心的──啊!是因為夏乏嗎……」後來的話,瀨名泉根本沒聽進去,只顧著捕捉那雙綠眸中流淌的光采。

從那天起,他開始認真仔細的關注這個實習生。他發現遊木能力其實不錯,其中觀察力特別強,但也因為這樣,凡事都太小心翼翼了,似乎總擔心自己給人添麻煩,擔心自己無法達到別人的要求,所以不論做什麼,總是奮不顧身的去努力。

他喜歡遊木真努力不懈的模樣,儘管受挫也不曾看他失落沮喪,當然那也許是發生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同時他也心疼他為了達到別人的要求而去勉強,甚至是逼迫自己。

要不了多久,瀨名泉就正式對遊木真展開追求,全公司只有跟他交情甚好的月永雷歐知道這件事。

在遊木真離開公司的前一天,他們交往了。

那時幾個朋友相聚,朔間凜月托著下顎,半認真半開玩笑地對他說:「你們兩個相差九歲呢……『遊君』又剛好是最青春的時候~小瀨不怕耽誤到他嗎?」

正值熱戀期的瀨名泉勝券在握,他有絕對的信心能帶給遊木真幸福。

 

……現在想想,真的是這樣嗎?

他已經三十歲了。

這個年紀不論對男人還是女人來說,都是一個門檻。絕大多數的男女開始聽見別人大嬸、大叔的喊自己,當然,也是有像瀨名泉這樣特例的存在。

相貌堂堂,事業有成,年齡的增長只讓那張俊逸的臉增添了沉穩以及成熟男性該有的魅力。別人的三十歲是身價下跌,瀨名泉的三十歲反是被譽為黃金單身漢,同時讓公司裡眾多女性職員更加使出渾身解數,只為獲得他的青睞──

當牆上掛鐘的長針指到10,指針走動的喀喀聲恰好和數名女性員工蓋上粉餅盒的聲音重疊。補妝完畢後的她們猶如穿上戰甲的勇猛戰士準備征戰沙場。

八點五十分整,瀨名泉踏進辦公樓層,今天他穿了一身鐵灰色西裝,深沉而安穩的顏色更是襯出他卓爾不群的氣質,鞋跟踩出的噠噠聲響彷彿敲在她們心尖。

幾名覬覦他許久的年輕職員緊盯他不放,像好幾天沒吃飯,此刻終於看到獵物的猛獸,蓄勢待發。

瀨名泉徹底忽略那些他司空見慣的渴望目光,沒打算與她們視線接觸,畢竟他可是個已有家室的男人,眼裡也只容得下他的遊君。雖然,在場沒人知道他早就不是什麼「黃金單身漢」了,還對成為課長夫人抱有一絲期望……

就在這時,金色的髮絲猛然晃入他的視線,他聽到耳邊傳來一聲驚呼,卻杵著沒半點動作,緊接在後是什麼混亂的撞擊聲,但他無暇顧及,只因為在剛才一瞬,他嗅到了那股還殘留在記憶中的味道。

「好痛……」金髮女性跌坐在地,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發展。她以為課長看她快跌倒應該會出手扶她,或是……不管怎樣都好,反正不會是現在這種丟臉的場面!

下一秒,男人的手伸到她面前,「沒摔傷哪就快站起來。」她抬頭,滿心歡喜拉住課長的手,起身以後,那人立刻就鬆手了,但是沒有馬上離開。

「妳身上的味道……」瀨名泉話都還來不及講完,對方就迅速搶著回答。

「是Lolita-Lempicka最近剛出的一款香水!」她興致勃勃地介紹,「很多女生都很愛用的一款,課長您也喜歡這個味道嗎?」其實她也是今天才特地換擦這瓶香水,打算用它來一決勝負。

「哦,味道還挺不錯的。」露出營業用笑容的同時,他停止了與對方的眼神交流,瀨名泉伏下視線,冰藍色的眼底暗潮洶湧,「只是對我來說,這味道好像太刺鼻了。」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進自己辦公室,留下金髮女性愣在原處。

帶上門以後,瀨名臉色特別難看,在原地駐足許久,絲毫沒注意到他辦公室裡還有另一個人存在,直到月永雷歐的臉以奇怪的角度貼近他。

「你這傢伙在這幹嘛?」他被嚇得不輕,背部甚至直撞在自家辦公室的門板上。

本來還彎腰扭頭的月永雷歐被摯友的反應逗得捧腹大笑,「哈哈哈──瀨名你的表情!啊,跟昨晚我偷偷鑽進朱櫻被窩裡的時候他的反應一模一樣呢!真不可思議!」

「閉嘴!」他惱怒地把月永推到旁邊,走到寬大的辦公桌後坐下,支著下巴瞪視他,「所以我問你在我的辦公室裡幹什麼,又迷路了,還是在躲司君?」

「哦!真不愧是瀨名,哼,誰叫朱櫻昨晚那麼冷竟然把我踢下床,太過分了──這是對他的懲罰!」他邊說邊移動到鬆軟的沙發上盤腿坐下,順帶收斂了原本嘻皮笑臉的表情。

瀨名泉聽完只想立刻把月永雷歐從他的地盤趕出去。他正為了遊君疑似出軌的事情在懊惱,這人現在是明目張膽的秀恩愛給他看嗎?

啟唇正想下逐客令,但月永雷歐一臉好像什麼都知道了的表情讓他像個被噎著的傻子一樣,突然什麼話都不會說了。

「你看什麼看?」最終,他瞥向他,不悅地問。

「誒?因為瀨名你看起來一臉像在說『我有煩惱,我最好的朋友,世界上最──聰明的雷歐君你願意傾聽嗎?』所以我才特地留下來的哦?」

「……」他現在就想打開窗戶把這人從十樓推下去,發自內心的。

即使瀨名不說,雷歐大概也知道是怎麼了,畢竟能讓他煩惱的原因少之又少,九成一定跟他的小情人有關。

藍眸瞇起半晌,他才總算妥協地說出煩惱,「你覺得遊君看起來……像是會外遇的那種人嗎?」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個笨蛋說的沒錯,他的確想找個人聊聊。

聞言,橘髮男子不假思索地反問:「瀨名你對眼鏡君沒信心嗎?」

「……不。」瀨名泉擰眉,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沉吟良久才回答道:「但我已經三十歲了,遊君畢竟還年輕,他才二十一,有著大好的未來,更何況本來好好的一個直男,被我掰彎了,也許他其實還喜歡女生──」

「簡單來說,你就是對自己沒信心嘛!」月永雷歐猛然打斷滔滔不絕的友人,瀨名發現自己竟無法反駁。

見對方無話可說,雷歐揚唇笑著道:「嘛,瀨名你啊就是太不坦率了,應該要跟你的遊君好好談談吧?這種事情就連我都知道應該是兩個人的事喔──不對!我當然很清楚了,畢竟我是天才嘛!哇哈哈──」

無視對方的後段發言,瀨名一語不發,只是安靜而專注地看著桌上他和遊君的合照。

叩叩。

敲門聲不識時務的響起,似乎有些急促,然而沒等房間主人應聲同意,來者就擅自闖進了辦公室。

「失禮了瀨名前輩,但我好像聽到Leader的聲音──」

朱櫻司抱著一疊文件冒冒失失的撞進來,臉上的焦慮顯而易見。他一早就完全跟戀人斷了音訊,來到公司也沒看見人影,內心難免有些徬徨,難道他昨天真的做過頭了嗎?但、但是──明明是Leader自己太過份了!那麼冷的天氣竟然用冷冰冰的手偷襲他,還是在原本很溫暖的被窩裡,他只不過把人趕下床,而且最後還不是又爬回來了嗎……哪知道一早就不見蹤影,還以為Leader真的生氣了──結果竟然是在瀨名前輩這裡偷懶!

「哇!可惡,被發現了。」月永雷歐迅速從沙發上跳起,朱櫻司見情勢不對,眼疾手快從後方拉住上司的領子。

「您別想逃,請您乖乖跟我回辦公室。」長相稚氣的青年斥訓起比他年長的前輩,「今天得把這些工作都處理完畢才能下班。昨天晚飯的時候我們不是才約好了嗎?因為是情人節,所以要早點把工作結束然後兩個人一起過的。」到最後他的聲音不再如起先那樣來勢洶洶,反而委屈了起來,像個被欺負的孩子那樣。

──情人節?

聽見關鍵字的瀨名驟然回神,往聲音來源看去,臉色劇變。

不看還好,這一看差點氣死自己。

「那、那個Lea……Leader……」朱櫻司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緋紅染上他一片白皙的肌膚,看起來像顆甜美多汁的蘋果。而造成他這樣的罪魁禍首,正是突然將他緊緊抱住的月永雷歐。

「果然還是最喜歡……不!最愛你了哦朱櫻!」

「請、請不要突然在這種地方告、告白……」

「夠了你們兩個給我滾出去!」瀨名泉氣得拿起桌上不曉得是什麼東西扔他們,雷歐笑容滿面拉著愛人躲開。

「沒禮貌的小鬼,快把你的上司帶回去他的辦公室,現在、立刻!」這對該死的笨蛋情侶。

「呃、瀨名前輩怎麼突然這麼生氣?是因為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太莽撞了嗎……」

「哈哈哈,現在的瀨名就像戀愛中的少女呢!」

……他決定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然而,辦公室外那些他負責帶領的員工倒是什麼都聽到了。月永雷歐的話也在無意間替瀨名直接瓦解那些女職員對於「課長夫人」的妄想。

 

情人節啊……他竟然忘了這麼重要的日子。

在雷歐他們離開後,瀨名泉滑開手機,有些失神地看著上面的14日。大概是太在意遊君最近不對勁的行為,導致他幾乎無心去關注節日了吧。

不過,怎麼可能不在意呢?那可是他最喜歡的遊君。

既然現在他想起來了,那麼當然不能錯過這麼重要的日子,這可是他和遊君交往後的第一個情人節呢。

然而,有個人卻比他搶先一步行動了。

「泉前輩,那個,如果工作不忙的話,可以早點回來嗎?今天是情人節,我想和你兩個人一起過。」

在收到訊息後,素來在員工面前看似目空一切的男人,彷彿什麼也不能讓他冰冷的眸底掀起波動,此時此刻卻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對著手機傻笑。他掩著嘴,卻遮不住上揚的嘴角,眉眼垂下,目光溫和而柔情。

如果說這世上有什麼能融化瀨名泉這座冰湖──那肯定是名為遊木真的太陽。

 

瀨名泉回到家的時候拎著剛從超市買回來的食材,遊木今天穿的那雙鞋已經擺在玄關,但屋子裡仍是昏暗一片,像是無人的空巢。

「遊君?」

邊喊著戀人,他邊打開燈,地板上一片片玫瑰花瓣吸引住他的目光,他循著花瓣拼湊出的路線走到客廳。

思念不已的人手中拿著一個愛心形狀的禮盒,端端正正站在他面前,臉上不是帶笑,而是瀨名沒有見過的肅穆。

遊木清了清嗓,認真地說:「泉前輩,接下來的時間請你先好好聽我說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非得在今天告訴你不可。」

他當然沒等瀨名泉回答,「一直以來泉前輩都是主動的那一方,我覺得很感激,也覺得很抱歉。從交往到現在我好像都還沒認認真真回應過你,今天這就是我的答覆──你向我告白的那天,你說了『不只是遊君的笑臉,你難過你生氣的表情,我也想看見,也想陪你度過那些時光』當時我只回了一個好字,現在想想好像太隨便了一點……」說到這,遊木真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頰,隨即像是怕被誤會一樣,匆匆補充道:「我、我那時候只是感動到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了!並不是隨便答應的!」

「其實我想過很多,也一個人煩惱了很久,像我這種人真的配得上泉前輩嗎?你三十歲了,在職場上能力又強,如果不是遇到我,你現在應該已經娶了個漂亮溫柔的老婆,而不是像我這樣硬梆梆的男生。可是,你知道嗎?當我想像出你跟某個女性步入禮堂的畫面……心臟突然就痛了起來呢,哈哈……」

看著瀨名泉不發一語低著頭,遊木真忽然有點緊張,他深深吐了一口氣,穩下自己的情緒,也更加堅定自己的選擇。

「泉前輩,我很喜歡你。」勇敢的往前跨出一大步,他更靠近瀨名泉了。這時遊木伸出手,把這幾天請班上一位在烹飪社的女同學教他製作的巧克力遞到愛人面前。「不管是工作時認真的你、老愛催促我早點睡覺的你、還是偶爾會突然幼稚耍賴的你,我都很喜歡──所、所以,你、你願意收下我、我的心嗎──」

他終於說出口了!這麼羞恥的台詞!

雖然最後說得結結巴巴的,但是,應該好好的把心意傳達出去了吧?他還沒從緊張的情緒中脫離出來,便聽到砰一聲,然後被狠狠揉進一個溫暖得不行的懷抱裡。

新鮮的食材從塑膠袋裡滾了出來,飽含了心意的巧克力還被製作者拿在手裡,懸在半空中。

遊木真莫名其妙被瀨名泉抱了個滿懷,但那人從剛才到現在還是沒有講半句話,不禁讓遊木有點擔心,「那、那個,泉前輩?你還活著嗎?」

「吵死了,遊君不是都聽見了嗎,我的心跳聲。」

「哇……真、真的跳得很大聲呢,好、好像快跳出來了?」

「都是遊君的錯,你必須好好負責。」

「诶……」

瀨名泉緊抱著遊木不肯鬆手。現在他覺得自己像個蠢蛋,尤其是今早還在懷疑遊君外遇──如果時光倒退他肯定回頭賞自己兩巴掌。

嗯,幸好現實中不會有時光回溯這種事發生。

「我這幾天剛好也在擔心,自己配不配得上遊君呢。」

「啊?」遊木真幾乎不敢相信他聽到什麼。

「還不是遊君這幾天太奇怪了!平常都會賴床還要我叫的人比我還早出門,衣服上還沾了女人的香水味,我能不擔心嗎?」遊木恍然大悟,本來想解釋香水味的事,但對方顯然不給他說明的機會。

「那個都無所謂了,遊君的心意我現在很清楚。剛才聽你說了那麼多,現在換你聽我說了吧?今天我花了點時間思考,也做出了決定。遊君,我雖然已經三十歲了,但我還是長得很好看,而且身強體壯,就算你之後沒工作我也養得起你──所以啊,將來就算遊君嫌我年紀大我也不會放手的,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果然還是這種自信滿滿的模樣最適合泉前輩啊。還有我才不會找不到工作呢,你別亂說話。」他哭笑不得的回答。不過,的確,這人都三十了還是長這麼好看……會不會老了以後該擔心的反而是他啊?

「那,遊君的心我就收下了。」在戀人臉上親了一口後,瀨名泉終於捨得鬆開對方,也接過遊木特地為他做的巧克力。

「話說回來,沒想到遊君說得出那樣的台詞……」想起剛才從遊木口中聽到的那些告白,瀨名笑得狡黠卻充滿魅力,而被調侃的人臉色霎紅,縮了縮脖子。

瀨名泉輕笑出聲,勾起遊木真的手,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那我的心也交給遊君了。」

輕柔又真摯的一吻結束後,遊木真迅速抽離自己的手,「我、我知道了。泉前輩我好餓,可不可以吃晚餐了?我看你買了不少東西,是要煮什麼大餐嗎?我來幫你。」他立刻轉移話題,風一般撿起剛才掉到地上的食材,直奔廚房。

看著他的背影,瀨名泉自言自語的喃喃起來:「遊君你啊,果然是笨蛋呢……」他沒問起遊木真好幾隻指頭為什麼貼上了創可貼,因為他知道那都是為了他。

而廚房裡的遊木真站在流理檯前,摀著瘋狂發燙的手背,遲遲冷靜不下來。

──真是個狡猾的男人。

他們想著同一件事,雙方的告白在寒冷的冬夜中像是壁爐裡燒得正旺的火焰,溫暖了彼此的心。

然而,這才只是他們的第一個情人節。

屬於他們的美好未來,才剛要開始。

Fin.

今天官方的糖簡直多到爆,好幸福啊,邊吃著糖邊打了這篇...希望你們也能看得高興!!
大家情人節快樂!還有除夕快樂!

14 Feb 2018
 
评论(6)
 
热度(86)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