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政悠】没说出口的那些话

▲CP:西荫政也×野坂悠马

▲原作向,时间点在24话,有部分剧情捏他

▲有很多看完24话后的自我认知,剧情大多是来自原作,单纯想试着描写他们的心境

深夜,苍蓝的夜色穿透玻璃,将万物都染上一层抑郁的色调,那一大片透明玻璃框住漫天繁星,宛若牢笼。

双目无神的少年凝视星空,眼底的情绪总教人摸不透,即使是始终待在他身边的那人,至今依然无法走进他紧闭的心房,抑或是他从没想过让任何人推开那扇门扉。

他的足球生涯即将结束,对此他心里浮现出一股异样的情愫,他不确定那是什么,甚至不晓得自己是否有足够的时间能找到解答,也许再过不久,他的世界就会划下终结。

「野坂さん。」

沉穩的呼喚從身後傳來,野坂悠馬根本不用回頭就知道來者是誰,那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西荫,怎么了?」他旋身,望见那人的脸色似乎比平常还要严肃。

「野坂さん,你生病的事情我可沒聽說啊。」那瞬间,野坂机不可见的错愕片刻。

「生病?你在说什么?」

「装胡涂也没用!」西荫怒吼,「你得了脑瘤,其实你的病情根本不允许你踢球,我说的没错吧?」

其实比起对眼前的人生气,西荫政也更气的是自己。他明明就是离野坂最近的人,却什么也不曾察觉,甚至最后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他的病情。

他不禁猜想,要不是神门杏奈误以为他知道实情而跑来质问自己,或许直至这个人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时,他才得以知道真相吧。

面对愤怒的后辈,野坂悠马只是平静的笑了起来,「即使如此,这事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吧?」他面不改色地道出违心的话语。

他是最不诚实的人。

从某个角度来看,他们两个大概是完全相反的性格吧?明明是这样的情况,一整天相处下来的时间却很长,也未曾吵过架──这么说来,这大概是第一次吧?

西荫第一次对他大吼大叫的。

曾几何时这人开始跟在他的后头,他不晓得,但等他发现就已经是这样了。

总以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忠诚,时而露出可靠的微笑,明明只是个后辈,却能让他放心将背后交给他,然而面对西荫诚实又赤裸的态度,他却只能以谎言回报。

没错,唯有这个人……

他怎么也不想让西荫政也看见自己虚弱没用的一面。

即使事到如今,野坂悠马还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病症对他而言彷佛只是一缕云烟,这让西荫政也更加气愤,他只顾着追逐,一厢情愿地将他神格化,却忘记他的本质终究是人。

他明明站在距离他最近的地方,却从未看见他拼命隐瞒的苦痛。

「这样下去你会死,可我还想跟你共度更多的时光!别再踢什么足球了!」

野坂抓住西荫的衣领,用力将人压上梁柱。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西荫来不及思考,等他回神,眼前的人皱着眉,表情前所未有的愤慨。

「西荫,这场战斗我要坚持到最后,无论是谁都不能妨碍我!」

「野坂さん……」

看不見光芒的眼裡充滿堅決,西蔭愣愣地喃喃,爾後沉默。

他终于不再说出阻止的话,不,是什么也不再说了。

野坂静静的看着西荫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那道身影,他垂下眼帘,盯着通红的右手,掌心还隐隐刺痛,大概是拍得太大力了。

这时候的野坂依然浑身在发热,唯有后来被西荫轻轻握住又推开的右手手腕,似乎感受不到热度。

又或者,是西荫离开前难过又不甘的神情影响了他。

坚持了这么久,野坂悠马是不可能放弃的。虽然很对不起担心他的后辈,但若是必须做出选择,他还是会毅然决然的前进。

「抱歉了,西荫。」

明明刚才是有史以来最靠近的一次,他却硬生生将彼此的距离拉得老远。

未来如果能和你共度更多的时光,应该也不错啊,但那大概是FF结束后的安排吧。野坂倚着柱子,温柔的挑起嘴角。

如果,他还能拥有未来的话……

从那个夜晚过后到决赛当天,西荫都没再主动和野坂悠马搭话。

他依然会去找野坂,但始终只是静观,没有多言,或许是想确认什么,又或许是陪在野坂身边的习惯他戒不掉。

西荫定定的驻足在休息室外。

他听见墙的另一边传来痛苦的呻吟,不由得眉头紧锁,但终究将冲进去的冲动给压制下来。

就在几分钟前,队长向大家宣布了获胜就能自由的条件,几乎所有人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感到震惊与喜悦,但西荫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

从野坂口中说出的话,他能意会到的含意比其他人多太多了,那些看似激励人心的话语,背后又埋藏了多少悲剧?

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读懂了那些,这样或许野坂就不必再独自承受一切。

能够开辟自己前路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如果真是如你所说,那么我……

「我会奉陪你到最后的。」

野坂悠马才刚推开门,本来以为空无一人的走道上多出一道人影,笃定的语气踏实的传进他耳里,「西荫?」他讶异的朝声音来源看去,西荫就站在一旁自顾自的说起话来。

「我想起来了,我为什么会对你着迷。」西荫看起来像是记起了什么,注视着野坂的目光认真又坚决,「你从那时开始,不管自己的身体怎么样,都在为了达成目标而活着。」

「看着那道身影,我就决定要跟随你。」即使是听到如此真切的话语,野坂的表情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但西荫毫不在意,此时此刻,他只想将自己的内心毫无保留在他最重视的人面前袒露。

「从那时开始你就一直坚定不移……」平时冷硬的面孔逐渐变得柔软,西荫伏下视线,笑得无奈又溺爱,「没变过啊。」而我对你,也是一样的。

野坂的表情总算产生了变化,他瞳孔微瞠,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人这么笑。

「所以无论你想达成什么目标,我都会奉陪到底。」他走上前,像忠诚的骑士对他的王宣誓。

向来追随他背影的人,此刻正站在他前方,不知不觉中,西荫已经不再是单纯追着他跑了。

即使只有短短几秒,但野坂确实感受到心脏在剧烈的跳动,造成这现象的原因,不管怎么想大概都是拜眼前的家伙所赐。

明明只是后辈却说出那么自以为是的话,奇怪的是,他从不认为西荫的说辞是虚张声势,甚至有时候,那些话还会成为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嗯,还要请你再奉陪一会,西荫。」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那遥不可及的未来,他也会试着努力去相信的。这么想着,野坂也露出笑容。

「走吧。」

温暖的掌心落在他的背部,西荫半点迟疑都没有的迈出脚步,他余光瞄起身侧比他娇小的前辈,即便如此,他所拥有的气势却比谁都还要来得高耸又猛烈。

野坂说得没错,这是他们最后的战斗了。

所以他定然会奉陪到底,但不仅仅是这场战斗,还有他──野坂悠马往后的人生,直到他的生命划下句点。

22 Sep 2018
 
评论
 
热度(20)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