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政悠/水灰
 
 

【泉真】只為在你眼中閃爍(2)

▲歌手泉(20)×咖啡店老闆真(26)

▲收錄在群星新刊《About Yuu》的其中一篇短文,架空設定,含大量私設

前文連結:(1)

  大學畢業後,遊木真的母親便將咖啡館交由他打理,自己回到鄉下老家養病,遊木本來想陪著她回鄉,但最後還是敗給了母親的堅持,於是一個人留在都市。

  成為店長的遊木有些自己的想法,他邀請鮮為人知的歌手或樂團在夜晚表演,算是讓咖啡廳成為推廣平台,這樣的營業模式意外的廣受好評,吸引到許多跟他一樣喜歡音樂的顧客,雖然比起以前要忙碌,但至少每個星期天公休,遊木可以好好放鬆整天。

  某個週日下午,遊木剛採購回來,迫不及待想嘗試新的菜單,但還沒靠近店面,就見遮雨棚下站著一名雙臂抱胸的少年。

  少年有一頭看著手感很好的銀灰色捲髮,還有一雙冰藍瞳孔,帥氣的臉一看就是時下小女生會喜歡的類型,然而本人散發出的氣場卻十分可怕,遊木甚至覺得他站在這至少五公尺外的地方,都能被少年渾身銳利的刺給扎到。

  雖然他不想驚擾對方,但他必須經過少年才能進到店裡,遊木想了想,最後還是從側邊緩緩繞到少年身邊。

  「需要幫忙嗎?」他一出聲,灰髮少年驚愕地轉頭,遊木微微彎腰與他平視,就像在跟貓咪打交道一樣,然而這孩子的脾氣似乎比路邊的野貓還要難搞,遊木好像聽見對方不悅地嘖了一聲。

  「不需要,我待會就走了。」少年皺著眉冷冷拒絕他,遊木卻從他指尖點著手臂的小動作看出他的焦慮。

  遊木抿了抿唇,最後還是把關心的話吞回去,可這時對方盯著他幾秒,彷彿理解了他的善意,凌厲的眼神略斂,禮貌講了句謝謝。

  不過就是一句道謝,瀨名卻見那個看著傻不隆咚的傢伙露出笑容說不客氣,隨後繞過自己,走進身後的咖啡店。明明他擔心的事情還沒解決,但煩躁的心情就是莫名的消退了幾分。

  瀨名沒想太多,接著琢磨起下一步,他必須先解決今晚的食宿問題,他決定先去領之前打工存的錢,然後找間乾淨點的旅館暫住。

  只是沒想到,腳尖剛沾到路面,大雨就失控的澆了下來。

  「……」

  街上行人此刻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尋找一處能避雨的地方,卻沒人願意靠近這起碼還能塞四到五人的遮雨棚,因為站在下面的少年臉黑得跟天色有得拚。

  瀨名在心裡埋怨的同時仍不忘向後退幾步,以免被雨淋濕,他覺得自己一生的壞運也許都聚集到了今天,這場雨看起來就會持續很久。

  他盯著被雨覆蓋的街景,卻沒發覺有人盯著他。

  「那個,不介意的話,進來喝杯飲料順便躲雨吧?」

  四下雨聲嘈雜,但溫潤的聲音卻像撥開了雨水,清晰地傳入瀨名耳裡。

  頂著一副藍色眼鏡的腦袋從門後探出來,直到灰髮少年以一副古怪的神情打量起他,遊木才驚覺自己簡直像個誘拐犯一樣,於是他話鋒一拐:「其實,店裡也有傘,你要是不介意就拿去用吧。」

  他又笑了,卻帶著幾分尷尬,瀨名挑眉沉默幾秒,最後誰也沒想到,他竟破天荒的也露出微笑。

 

  坐在吧檯前的時候瀨名泉還在想自己怎麼會答應對方老套的搭訕,而不是借把傘就離開。

  「因為和借宿的親戚吵架而離家,目前沒有住的地方,原來如此,所以瀨名君看起來才那麼焦慮啊。」

  「嗯,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他含糊的應下,對於自己竟然還把名字跟煩惱全告訴眼前這人的行為感到荒唐。

  「來,這是可以解除緊張焦慮的茶,請用。」

  一杯還冒著白煙的茶出現在他面前,瀨名抬眼時正好迎上那雙滿是期待的綠眸,靜默幾秒,他捧起杯子呼呼吹了兩下,就飲了一口。

  沒錯,就是那雙眼睛讓他把自己的事都交代得一清二楚。瀨名感到有點惱怒,自己怎麼可以那麼沒防備心?哪怕看起來再怎麼善良,這都是個陌生人啊!

  遊木真自然不曉得少年那點心思,只是看著對方越來越凝重的表情,遊木不禁擔心是不是他泡的茶不好喝。

  「不合你的口味嗎?」

  「……沒有,還不錯。」其實很好喝。只是這句話瀨名泉怎麼也不想說出口了。

  偶爾客人少的時候,遊木也會像現在一樣拉張椅子坐在對方面前,和顧客聊聊天,也許是因為遊木一臉老實,脾氣又溫和,所以大部分的顧客都很喜歡向他傾訴,瀨名泉也不是例外。

  注視著他的綠眸格外認真,瀨名覺得他難以推拒對他主動的人,像是他在學校唯一的朋友月永雷歐,或是眼前的咖啡店店長,因為他們都是懷抱善意在親近他,並不是諂媚。

  少年不清楚是受到咖啡廳的氛圍影響,還是剛才據說能排解焦慮的茶,又或者一切都是這位傾聽者的功勞,反正他的心情確實在好轉,也不介意和遊木多說點話。

  這對平時不親人瀨名來說已經是一大突破,而發現原本還對自己張牙舞爪的人如今已經放下戒心,遊木便開口提出自己的想法。

  「瀨名君剛才提到自己是念音樂科的,那你要不要乾脆到我這裡打工呢?包吃包住。」

  瀨名恍若初醒,眼底又掀起戒備,卻是揚起嘴角。

  「店長,你知道誘拐未成年是會被拘捕的嗎?」

  「不……我看起來並不像誘拐犯吧?」遊木苦笑。

  「誰知道呢,人不可貌相。」瀨名喝光了杯裡的茶,接著補充:「不過要是認真覺得你是誘拐犯,我就不會喝你給的東西了,所以說說看吧,你指的打工是什麼?」

  遊木把他碰到的困難告訴對方,最近原本談好要合作的歌手因為個人原因暫時無法來表演,他需要人替補。

  「你怎麼就覺得我會唱歌了?搞不好我是個五音不全的人。」

  這遊木倒真沒多想,「不然你現在唱一首吧?或是你擅長什麼樂器嗎?」他不過是覺得剛好可以用打工當藉口,給對方一個吃住的理由,因為少年怎麼看都不是喜歡欠人情的性子。

  瀨名站了起來,逕自走上舞台,他想了想,原本是打算唱自己的原創歌曲,但最後還是選了一首膾炙人口的歌。

  第一個音才剛脫口而出,遊木真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聽過很多人演唱,但是第一次聽到這麼特別的聲音,清亮中又帶著一點沉穩,沒有使用太多技巧,情感的呈現卻恰到好處。

  清唱完一小段以後,瀨名眼底含笑,充滿自信,在學校他不需要別人的認可,因為他清楚自己的實力在哪,但此時他卻很希望能從遊木真口中聽到些什麼。

  他沒想到的是,在遊木開口的瞬間,他的身影竟和記憶裡的媽媽重疊。

  「瀨名君的歌聲,其實很溫柔呢。」幾乎是一樣的眼神和口吻,讓瀨名陷入片刻的恍惚。

  回過神以後,他走下舞台,皺了皺眉。

  才不呢。他想,真正溫柔的,是你才對。

  「還滿意嗎,店長?」豈止滿意,遊木覺得自己是撿到寶了。

  「非常滿意,那麼面試就通過了!我帶你上二樓看房間,待會我們可以來聊聊更詳細的工作內容還有待遇……」

  「等一下。」瀨名猝不及防打斷了自說自話的遊木,他從剛才就很想說了,善良不是壞事,可是他怎麼看都覺得這人……是被拐走還會替對方數錢的類型。

  「雖然現在被拐騙的好像是我,但店長你身為成年人也太沒戒心了吧,就這麼放心讓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住下來?」

  「欸……」遊木不懂他怎麼突然就被這孩子說教了。

  「那,我叫遊木真,今年二十三歲,是這間咖啡廳的店長,喜歡音樂也喜歡咖啡,但不喜歡海鮮,很高興認識你。」遊木對他伸手,還搭配一個燦爛的笑容,「知道彼此的姓名,這樣我們就不算陌生人了吧?」

  瀨名無言以對,嗯,是不像陌生人了──倒像是來相親的。

───

這篇全文會直接放完,因為發現自己太久沒更新完整的泉真文了(懺悔

05 Apr 2019
 
评论
 
热度(21)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