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政悠/水灰
 
 

【泉真】只為在你眼中閃爍(4)

▲歌手泉(20)×咖啡店老闆真(26)

▲收錄在群星新刊《About Yuu》的其中一篇短文,架空設定,含大量私設

前文連結:(1),(2),(3)

▲可搭配BGM(ONE OK ROCK - Wherever you are)食用

  直到收店,遊木主動問起傍晚那些話是什麼意思,瀨名懸在半空的心才踏實。他最怕的是遊木根本不把自己當一回事,不過現在看來,那確實往對方心裡去了。

  瀨名內心高興,卻又不能表現得太明顯,他接過店長遞過來的盤子邊擦邊說:「我只是按照初戀對象去描述而已。」

  「初戀對象?」遊木驚訝又狐疑的看他,似乎沒想到他會有喜歡的女孩子,不過瀨名的初戀倒也不是女生。

  「對,在我九歲的時候,他像天使一樣好看,很會唱歌,還對我很溫柔……」

  說這話的時候,陷入回憶裡的彷彿不只有瀨名。遊木沒有接話,因為瀨名的隻字片語讓他回想起一些不怎麼愉快的事,雖然僅有片刻,但瀨名還是留意到他痛苦悲傷的神色,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方露出這種表情,可這並不是他樂見的反應。

  「好了,別說這個話題了,倒是今天那群女生為什麼喊你『真君』喊得那麼熟絡?做為後輩該有的禮貌一點都沒有!」

  事實上不只是她們,咖啡廳的常客對遊木的稱呼幾乎不同,那群女孩不過是剛好被瀨名用來借題發揮。

  「嗯?我倒是不太介意這些……不如說那樣子其實挺好的?感覺距離一下就拉近了。」做為店長,遊木自然是很樂意跟客人打好關係,這點瀨名當然也知道,而他在等的,就是這句話。

  「那我也可以吧?」

  「啊?」遊木還沒緩過來是什麼意思,原本還在一旁的人瞬移似的來到面前,他低頭正好迎上瀨名格外認真的目光,太近了,讓他想起那天浴室發生的意外。

  「我也想和店長更親近點,所以直接喊你遊君沒問題吧?」邏輯聽起來確實沒什麼問題,但遊木有些哭笑不得,一瞬間不知道怎麼回應。他覺得這根本不是詢問,只是知會他一聲,還有,現在的距離難道還不夠近嗎?

  「我、我知道了,那就這樣吧。」

  遊木姑且點了頭,瀨名很是滿意,笑著接走對方手裡的機器。手上的重量一空,眼前的壓迫感也跟著消失,遊木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但這孩子對他的態度似乎跟之前不一樣。

  最初認識的時候是他主動親近瀨名,雇用關係開始之後,兩人相處一直很穩定,雖然相差六歲,但沒什麼隔閡,也因為音樂的緣故多出不少話題能聊,至於最近……好像換成瀨名主動親近他了?這種感覺,好像在養寵物啊……

  不知道遊木在想什麼的瀨名還在為自己的計劃成功沾沾自喜,不得不說遊木的想法是對的,換了稱呼的確會讓人感到更親暱。

  「對了遊君。」

  還沒習慣這個稱呼,遊木愣了會才回應,說起來為什麼是遊君呢?他還沒想出答案,就聽見對方接著說:「以後遊君也喊我泉就好。」

  沉默幾秒,遊木慌慌張張應了聲,旋即背過身繼續收拾。

  他錯了,這才不是養寵物……世界上哪有寵物會露出那種令人難以招架的笑容?

 

  週五晚上是瀨名泉駐唱的日子,這天咖啡廳總是座無虛席,甚至表演時間還不到,就有很多人先在店裡等待。

  這般盛況是遊木意料之內的,先不論瀨名歌唱得確實不在話下,重要的是他花多少心思去準備一個舞台,遊木都看在眼裡,瀨名甚至還會在休息日逼著自己當聽眾,一般來說他都是很享受的,但上個週日他被搞得頭有點痛。

  這回表演瀨名翻唱了ONE OK ROCK的Wherever you are,當他在舞台上練習時,遊木一如往常在保養餐具,但不過幾秒時間,他就受不了遠處傳來的灼熱目光。

  他被盯得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好直接打斷瀨名,最後還是忍到對方唱完才開口。

  「那個,為什麼泉君一直盯著我呢?」

  「我在找感覺,這裡只有遊君一個人了,當然只能對著你唱。」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的確,這種闡述情感的歌曲如果有個對象在,是能幫助到歌手練習掌握情緒,可是……拿他來當唱情歌的對象好像也不對吧!

  「遊君覺得聽起來怎樣?有心動的感覺嗎?」

  「不不,唱再多次都不會心動的喔?」

  「嘖。」瀨名皺了皺眉,顯然很不滿他的回答,但這時遊木早就繼續低頭忙自己的事了。

  他在搜尋這首歌的時候,明明很多人說「要是被人用這首歌告白肯定感動得要死」,還以為這樣能稍微看到遊君不一樣的反應,難道是他感情放得不夠多嗎?

  ……好吧,對於這首歌的情感部分,他確實還沒拿捏得很恰當。

  似乎就捉著這點不放,那一整個下午,瀨名不曉得唱了多少遍,遊木都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被對方的眼神燒穿,他甚至連歌詞都會背了。

  I'm telling you I softly whisper

  Tonight tonight You are my angel

  愛してるよ 2人は一つに

  Tonight tonight

  I just say...

  為了搭配歌詞的意境,從表演開始的那一刻,店裡的燈就全關了,遊木還特地從身為舞台劇演員的友人那裡借來一些小型的燈光器材。

  在僅存夜幕的空間,唯有舞台被暖黃的光芒籠罩,少年冷峻的面容也因此變得柔和,他彈著吉他,溫柔的歌聲像春風一樣輕輕撫過所有人的面頰,他們的目光無一不落在瀨名泉身上,被這美好而深刻的聲音吸引。

  鑽過無數顆頭,遊木終於從縫隙間望見瀨名泉的側臉。

  吧檯離舞台其實有些遠,中間至少隔了三桌客人,原來是這麼遠的嗎?遊木有些訝然,大概是因為週日他總是在聽瀨名練習,店裡也就他們兩個,只要抬頭便能輕易看見彼此,所以直到現在他才明顯感受到這段距離。

  透過微弱的光線,遊木觀察起客人的反應,微笑的人很多,卻也不乏眼神流露感傷的人,音樂是很奇妙的東西,明明是同一首歌曲,卻能觸動不同的情緒,因人而異,唯一相同的,大概是他們都在享受。

  唱到副歌的時候,瀨名已經開始和聽眾眼神交流,他們沉醉在那片藍色汪洋中不願離去,唯獨遊木有些分神,他又回想起那天下午瀨名泉在練習時的景象。

  ──大概是第三次了,被那種火辣辣的眼神盯著。

  第一次是在浴室外,他在沒戴眼鏡的情況下跟瀨名撞個正著,一片模糊的世界裡,唯有對方的模樣最為清晰,但那雙海一般摸不著底的眼裡有什麼情緒在湧動,似乎想將他看得透徹,所以他迴避了。

  第二次是在提及喜歡的女生類型,瀨名佯裝說笑,眼神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第三次,就在他問自己是否心動的時候,他試著扼殺掉所有「泉君是不是對他有意思」的可能性,卻換來對方不悅的嘖聲。

  事不過三,遊木這麼想著,也許對方根本沒什麼意思,都是自己在胡思亂想,泉君還只是個孩子,出櫃什麼的不可能吧,而且初戀還是像天使一樣的女孩子。

  直到第四次被相同的目光注視,遊木算是徹底清醒了。

  他不懂瀨名泉是如何越過無數顆頭的阻礙,找到他的所在地,也許他就是有方法,但他更不懂的是自己明明能迴避,為什麼還是與他四目相望?

  那瞬間,一切好像都失去控制,他的目光彷彿被那雙藍眸綁架,逐漸沉淪其中,明明他還信誓旦旦的說過,不論瀨名唱多少次,自己都不會心動。

  心から愛する人 心から愛しい人

  この僕の愛の真ん中には いつも君がいるから

  可是,當他真的被瀨名深情的眼神凝望,深刻體認到那段歌詞也許就是對自己的告白時……

  他手足無措,狼狽的低下頭,只得用夜幕掩飾自己燒紅的臉。


10 Apr 2019
 
评论
 
热度(26)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