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政悠/水灰
 
 

【泉真】你未曾出現的夏天 (1)

▲獵人泉×王子真

▲架空設定,收錄在群星新刊《About Yuu》的其中一篇短文,試閱只更新兩篇

  夏天的市場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少年鑽進擁擠的街道,被人群擠得東倒西歪,烈日當空,躲在斗篷下的身體好像都快燒起來,他全身上下黏糊糊的,特別難受。

  如果可以他巴不得脫掉這件又濕又悶的斗篷,但一想到出門前被人嚴厲的囑咐過絕不能脫,要是違抗不曉得會有什麼後果……少年連想都不敢想,還將斗篷攏緊了點。

  「我要這些就好,麻煩你了。」他在一家水果攤停留,結完帳後老闆熱情的和他閒聊幾句,直到老闆娘的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真沒想到,遊木殿下竟然被通緝了。」

  「聽說是對二王子心懷不軌……」

  少年這一路聽到很多種謠言,但矛頭都指向大王子遊木對弟弟痛下殺手未遂潛逃,才因此成為通緝犯。

  自從幾年前國王逝世,王室內部就變得很複雜。因為兩位王子不是同一個母親生下的,所以國王死後,年齡尚小的王子們無法繼承王位,最後由大王子的母親成為女王治理國家,但不到一年,女王便將王位交給二王子的母親,從此未在人前露面。

  這樁事件在當年曾引起軒然大波,可在新女王的命令下,最終仍是石沉大海,也許這回大王子的事件,也會以同一種形式告終吧。

  「喂,你們別在大街上討論這種事!」老闆怒目橫眉的吆喝。

  「不說就不說,你兇什麼啊,莫名其妙!」老闆娘惱怒的瞪他一眼,但還是識相地停止話題。

  「真是胡說八道,遊木殿下才不會做這種事。」聽見老闆忿忿不平的呢喃,少年平靜的表情掀起一絲變化。

  也許是見到少年臉上的好奇,老闆苦笑著道:「我年輕的時候見過前任女王還有遊木殿下,他們都是非常善良的人。」說完,老闆皺起眉,古怪地打量著眼前的人。

  「說起來,客人您和遊木殿下長得倒是有點像。」

  少年聞言不以為然的笑笑,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很多人都這麼說。」

  直到他遠離攤販走到城北廣場,精心維持的冷靜與笑容才終於垮下。

  多虧有自幼應付王室成員訓練出來的演技,剛才他才能順利矇混過去,否則要是被人認出他的身分,恐怕會引起騷動。

  沒想到會那麼巧遇上見過他的平民,可惜他現在不能好好打招呼。少年有些可惜的想著。

  提著晚餐材料,他走向廣場彼端,因為城北是城堡和辦事處的所在地,所以駐守的士兵比其他地方要來得多,在經過那面貼滿通緝令的佈告欄時,他還是本能地拉緊了斗篷,像是要把每一寸肌膚都給擋住。

  現在他正後方就是城堡的位置,因為大王子的事件,門口的戒備想必比平時還要森嚴。

  在即將離開鎮上的前一刻,少年還是忍不住回頭,城堡外確實如他所想,那群騎士各個身材魁武,也許單手就能將他擊昏。

  這時候,一陣挾帶熱意的風吹響四周人群的哀號,唯獨少年一語不發,眺望的神情染上惆悵,嘴角卻是上揚。他不能理解為什麼要加強門口的守備,逃離城堡的大王子哪裡還會想回去?

  對他來說,那城堡早已不是歸處,他自然不想再踏入分毫。

  他搖搖頭,壓著兜帽走遠。

  進入森林後,少年褪去冗重的斗篷,露出藏在低調偽裝下的金髮,他自在地舒展四肢,接著又摘掉眼鏡,俗氣的鏡片後是一雙漂亮又清澈的綠瞳──和通緝令上的人一模一樣。

  他肩負王室的姓氏與純正的血統,卻被女王及疼愛的弟弟陷害,最後連身邊的侍衛都被攏絡,偌大的家族裡沒有半個人站在他這一側,但,現在的他已經不在意了。

  遊木真靈活的越過小溪,踏上綠徑,夏季花草正盛,鼻尖都是自然的清香。

  此時的他倒不像什麼王子,應該是在仙境誕生的精靈,他撥開叢叢綠葉,位於森林深處的是一棟小卻精巧的木屋,周圍種滿鮮花,還能看見蝴蝶飛舞。

  沒錯,這裡現在才是他的家,富麗堂皇的城堡對他而言,不過就是冰冷的牢籠。

  明明是寬敞的大廳,裡面的人卻寥寥無幾,即使是高級的絨毛紅毯,踩在上面的腳步聲也是沉重不已。

  夜裡的城堡和白天並無什麼差異,只是缺少陽光使一切看起來更加冷清。

  紅毯盡頭的椅子上坐著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女人,她慵懶地抬起眼皮,斜睨站在她眼前的獵人。

  「怎麼樣,有他的消息嗎?」

  「還在森林裡,他沒有跑遠。」獵人冷漠的開口,「我還在等待時機下手,這種時候不能打草驚蛇的,您應該也很清楚吧?」

  從他口中說出來的敬稱完全無法讓人感受到敬意,這個放肆又無理的傢伙。女王姣好的面容頓時皺在一塊,厭惡全寫在臉上。

  在這個國家從沒有人敢待她無禮,但第一次晉見至今,灰髮獵人從未在她面前下跪過,他看起來高傲自衿,世上彷彿不存在能讓他屈膝的對象,要不是有求於人,她老早就讓侍衛把這個狂徒壓下去處死了。

  活捉遊木真的通緝令頒布至今已過三日,但那只不過是表面工夫罷了,她想要的可不是這麼簡單,大王子不能活,只要他活著的一天,就是隱患。

  以法律來講,她當然不能誅殺王室血統,但那不代表她不能私下找人把大王子處理掉,瀨名泉就是她找來的。

  「你就照著你的進度走吧,不過我也有我的進度。」女王聳聳肩,無奈的彎起紅唇,「今天有名刺客毛遂自薦,我也將這個任務分派給了他。」

  獵人瞇起眼,不悅地道:「您現在是打算破壞我們的約定嗎?」

  見對方生氣的模樣,女王笑意更深,「你大可別做這個任務──如果你不想拿到寶藏的話。」

  「瀨名先生,規則只掌握在有權力的人手上,希望你有這樣的認知。」

  「哼,無所謂。」他收回視線,背過身,「寶藏最後還是會落到我手上的。」說完,他打直腰桿走出大廳,深藍的披風隨風揚起,姿態倒像一名騎士。

12 Apr 2019
 
评论
 
热度(24)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