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政悠/水灰
 
 

【泉真】你未曾出現的夏天(2)

▲獵人泉×王子真

▲架空設定,收錄在群星新刊《About Yuu》的其中一篇短文,試閱只更新兩篇

前文連結

  如墨的夜色浸染所有綠意,有別於白天生機盎然,入夜的森林危機四伏,瀰漫著弔詭的氛圍。

  瀨名泉佇足在林道岔口,他動了動鼻尖,嗅到空氣中陌生的氣味,身為獵人的他擁有敏銳的感官,很快就聽見不尋常的聲響。

  什麼東西混進來了……

  獵人眉頭深鎖,瞇起狹長的眼往前走,藤蔓纏繞而成的牆擋住他的去路,他不悅的嘖聲,尚未出鞘的劍在空中舞得俐落,不過兩刀就斬斷了粗糙的藤蔓,隨後他健步如飛的跑起來。

  風把樹葉吹得颯颯作響,現在是暑夏,這陣風卻帶著寒意,躲在樹叢後的遊木真緊緊抱著雙臂,他渾身都在顫抖,眼眶泛紅,看起來可憐又無助。

  有人在追他,他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女王派來殺他的人,他想,也許自己今天真的會死在這裡也說不定。

  遊木第一次入夜後還在森林遊蕩,無光的黑夜令他變得膽小,興起回家的念頭,可是當他回過神來,四周已經不是他所熟悉的模樣。遊木真迷路了,獨自在摸不著邊的林間,他正苦惱著該如何是好,可就在這時候,身後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他怯生生的回頭,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似乎有什麼在發光,他瞇著眼,試圖看得更清楚──那是一雙眼睛,屬於獵食者的眼睛,而且正在向他逼近。

  遊木真嚇死了,想都沒想拔腿就跑,但那人出手比他更快,遊木的腳受到攻擊,整個人就這麼摔了出去,還滾了兩圈,他狼狽的從草地上爬起來,濕熱的觸感沿著小腿往下流,他受傷了,但求生的本能還是讓他忍住傷痛,硬是匍匐到可以藏匿的樹叢。

  「哼,別躲了,快點出來。」追他的人大聲地喊道,似乎完全不在意會暴露自己的位置讓獵物有機可乘,「你以為你能逃得過我的眼睛嗎?」

  沒錯,他逃不掉的……遊木真咬著慘白的下唇,絕望的想。他早就感受到對方的視線,那雙眼裡的殺意沒有半分掩飾。

  遊木真沒想到女王手段如此毒辣,他明明沒想繼承王位,可是她卻非要置他於死地,而一直被遊木當成親弟在疼愛的孩子也為了王位誣陷他。

  「那你就這樣乖乖待在原地不要動吧,省得我麻煩。」

  腳步聲已經很近了,遊木真腳上有傷,滿手還都是血,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從專業的獵食者手中脫逃。

  束手無策的他沉默良久,那不如就這樣吧,父王和母后都不在了,他也沒什麼值得留念的。遊木真閉上雙眼,可不知道為何心裡卻堵得慌,他揪住胸前的衣料,腦海中忽然浮現一道人影。

  「──滾出去。」

  伴隨強風,頎長的身影從天而降,獵人從樹上躍下,眼神令人發寒,他瞪著眼前不知死活的人,看來這就是那女人口中的刺客。

  「喂喂,你什麼意思啊?」刺客不滿的打量起眼前的人,長得還真好看?如果不是他看過遊木殿下的照片,可能會以為這人才是王子。

  「聽不懂人話嗎?」獵人彎了唇,眼底卻沒有半分笑意,似若冰霜的眼睛透露出危險的警訊,刺客本能的退了一步,「不想死的話就滾,他是我的。」他再次警告。

  眼看他手中的銀劍就要出鞘,刺客咬牙,還是決定先撤退。

  確認刺客的氣息消失後,瀨名泉收起殺氣,隨即變了臉色,慌張察看身後的人有無大礙,沒想到猝不及防,他被人撲了個滿懷,瀨名趕緊抓住對方纖細的手臂,以防兩人一起跌進髒兮兮的草叢。

  「泉、泉桑……」懷中的少年抬頭,眼眶濕潤,帶著哭腔的嗓音一下就讓瀨名泉心疼得不行。

  「很痛嗎遊君?你不要動,我幫你看看傷口。」他扶著遊木真倚在一旁的樹幹上,接著二話不說蹲下來仔細檢查對方的傷勢。

  傷口上的血已經凝固了,雖然不長,但肉眼實在無法確定深度跟有沒有傷及骨頭,瀨名泉在心裡咒罵起剛才的刺客,他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他面前,否則他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瀨名泉拿出手帕,動作輕柔的為對方包紮,遊木低頭盯著他的髮旋,這時月亮終於從雲後探頭,皎潔的銀光細密的鋪在獵人身上,瀨名泉抬頭正好迎上一雙無辜的大眼,他伸長胳膊,用拇指輕輕抹去遊木眼角的淚痕。

  「沒事的遊君,我們趕快回去,回家以後我就幫你消毒,現在先這樣。」遊木偷看的舉動被當場逮個正著,他害羞的連連點頭,不過對方好像沒有察覺,這讓他鬆了口氣。

  瀨名背對他蹲了下來,遊木想都沒想就趴到他背上,他怕沾著血的手弄髒對方的衣服,所以改用手臂輕輕圈住獵人的頸子,手掌就在對方眼皮下晃呀晃的。

  「遊君怎麼跑出來了,不是跟你說過晚上的森林很危險嗎?」瀨名泉的語氣出乎意料的溫柔,讓遊木不禁擔心這是不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事實上瀨名泉的確很生氣,尤其是在看見遊木受傷的時候,他簡直氣得發狂,可當下他既不能殺死刺客,更不能在刺客面前表現出保護者的姿態,只好佯裝自己也是來殺王子的,幸好遊木似乎沒察覺他的異樣。

  「因為泉桑還沒回來,我想出去接你,可是卻迷路了……抱歉,給你添麻煩了吧。」遊木沮喪的說。

  聽他這麼講,獵人的心都快化開了,「是我回來晚了,遊君吃過晚餐了嗎?」

  「還沒,我想等泉桑回來再一起吃飯。」自從母后去世他就再也沒跟人一起用餐過,在五米長桌上坐頭坐尾吃那才不叫用餐,你連對方盤裡裝什麼菜都不曉得。

  「好,我也還沒,待會我們一起吃。」在遊木看不到的地方,瀨名泉笑得一臉寵溺。

  月色溶溶,獵人揹著王子走進蜿蜒的林道,原先靜謐的樹林終於又響起蟬聲。

  遊木不禁想起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景象,他全身上下破破爛爛,極其狼狽的從城堡地道逃進森林,在逃跑過程中,象徵王室的披風從他肩上脫落,他沒有半點不捨,而是赫然像拋下了斤重擔一樣特別輕鬆。

  身後已經沒有任何追兵,他不再奔跑,而是漫無目的地走著,最後累了就隨便蹲在一棵樹下休息,儘管是夏天,晚風仍是吹得他直打哆嗦,他抱著雙膝,不曉得自己還能何去何從,世界之大,卻沒有一處可以容得下他。

  這個時候,他聽見人的腳步聲。

  是誰呢?他想著,但沒有力氣抬頭,疲倦已經超出了他的負荷。

  「已經沒事了。」他聽見某個聲音這麼說,隨後有什麼東西蓋在他的肩頭,迷濛中他伸手摸了摸,好像又是一件披風。

  可是不同的地方在於這件披風一點都不沉重,甚至還香香的,很溫暖……就跟在他耳邊說話的人一樣。

13 Apr 2019
 
评论
 
热度(24)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