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

ES深坑中。
團推奶次、VK,本命:雷歐、小真、嵐姐
模特組大好♥
主食:泉真/雷歐司/凜緒/零晃
其他都吃很雜(

【おそチョロ】明明快吵起來卻突然被對方給告白了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OOC可能,請慎
└微乎其微的喧嘩松成分(?)


小松對待弟弟們一直都相當溫柔,也許未必表現得明顯,或是像次男一樣毫不收斂地展現出來,但至少輕松都看在眼裡。

但是長男所給予的溫柔在不知不覺卻成了陷阱,輕松正是那隻被捕捉到的獵物。

「嘖……」

陰暗而不起眼的巷弄裡瀰漫著一股噁心的氣味,嗅起來和食物腐敗的酸臭差不多,但輕松更寧願相信是眼前那傢伙散發出的臭味。

運氣真差,只是走在路上也能莫名其妙被拖進巷子裡,一切都得歸功於那個笨蛋長男啊。

話又說回來了,雖然他們是六胞胎,但全身上下還是有些地方不一樣吧!隨隨便便就把人拖進巷子裡狠揍了一頓到底是眼睛還是智商出了問題?

「松野小松,你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啊?」來路不明的男子掐住輕松的下顎,眼裡盡是嘲諷的笑意,輕挑的嘴角彷彿在恥笑他的無力反抗。

果然又是小松哥哥的仇人。

「所以就說……你這傢伙認錯人了啊……」才剛開口,一股血腥味便翻湧而上,輕松忍下了想吐的感受,想盡可能和平解決這件事情。

「哈?認錯人?我怎麼可能會認錯,就是這張臉!」男子拍了拍輕松的臉,像著了魔似地喃喃:「不可能認錯,就是你……是你……松野小松。」

面對眼前這傢伙莫名其妙的堅持,輕松除了感到同情之外只有另一種感受。

──真煩人。

「呸。」一口溫熱的血就這麼吐到男子臉上,輕松揚起嘴角,狠狠掐住對方剛才捏著他下顎的手腕,栓得死緊,見那張噁心的臉孔從原先瘋狂的表情換成了錯愕,他瞇起眼睛,冷冷地睥睨。

「不要把我當成那種(溫柔的)傢伙啊。」

他原本想和平解決的,頂多就是被當成小松的替代品讓對方揍個幾下就好,但不管怎麼想都還是很令人不悅啊,作為和小松一樣溫柔的人?那種事情他可辦不到。

溫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成為泛濫,那是他最喜歡,卻也最討厭的小松。

一想到是被誤會成他,輕松就無法再嚥下這口氣,掄起拳頭就要往男子的鼻樑打。

「那種傢伙是哪種啊?輕松。」

本尊出現的一瞬,輕松下意識停止了動作,他看向來者,有些茫然。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啊,小松哥哥?」

「都這個時間了還沒回家,身為哥哥當然會擔心啊!」小松朝他一笑,隨手拾起地上的鐵棍,一步步走近他們,影子投射在斑駁的紅磚牆上,漸漸將人給籠罩住。


血腥味已經完全蓋過巷弄裡原先的酸臭,輕松站在一旁冷眼看著一片狼藉的現場,鐵棍落地的聲音讓他恍然的視線轉移到小松身上。

「其實,我自己能解決的啊。」輕松皺起眉,急於想脫離小松保護他們的羽翼。再這樣下去,他只會越陷越深,然後,很快地,他也會變成相當可悲的一類人。

渴望著那份無法專於自己身上的溫柔。

「輕松,這種事情讓哥哥來就好了。」小松走向他,溫柔的語氣害得他剛才就被挑起的暴躁還未完全消除就又燃燒了起來。

「什麼啊?又想說因為自己是長男的關係所以放心交給你嗎?開什麼玩笑!」

見到對方的反應,小松先是微微一怔,接著像理解了什麼似地露出笑容,不知不覺中,兩人的距離竟已經近得能聽見彼此的呼吸。

「沒必要為了那種垃圾弄髒你的手,輕松。」

「笨蛋長男!你幹什麼?」小松忽然扣住他的雙手,毫無防備的輕松就這麼被對方壓在牆上,有什麼濕潤的東西從下顎一路來到唇邊。

「好啦,這樣乾淨多了!」小松像個討到糖吃的孩子一樣高興,輕松已經完全陷入不明所以的狀態,根本弄不清楚他是因為小松的笑容還是剛才已經完全越線的舉動而錯愕。

他的臉蹭的一下就熟透了,小松非常滿意對方的反應,卻又以一副好像什麼也沒發生,平靜的口吻詢問他:「還能走嗎?要不要背你啊?」

「所以我說你剛才都做了什麼啊!」輕松徹底炸毛了,一把抓住小松的領子激動地怒吼。

「輕松冷靜點啊,只是這種程度就害羞成這樣,將來更刺激的會扛不住喔。」渾蛋!別突然就說出這種奇奇怪怪的發言行嗎!

「說起來你好像一直都對我的行動產生了什麼誤會,這樣說好了,像剛才那種事還有其他的,我可是都只想對輕松做啊!你真的不知道嗎?」

「完全沒聽說過這種事情啊!」這種少女漫畫情節的走向有哪裡不對勁吧?

「欸──這樣啊。」小松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那麼現在既然知道了就要早點習慣喔,先從撒嬌開始練習起你覺得怎麼樣?」

說完,他全然不顧輕松的意願,背對著對方蹲了下來,「上來吧。」

「……」輕松抿起嘴,雙拳緊握,力道大得渾身都在微微顫抖。

「根本就不給人選擇的餘地啊。」他碎唸了聲,最後還是攀了上去。

「哎,輕松是不是變重了啊?」

「胡說什麼,我看是你變弱了吧。」

「哈哈……是這樣嗎。」

彼此之間霍地陷入某種奇妙的氛圍,輕松已經不如剛才衝動,靜下心來後又將小松說過的話重新回味了一次──

他縮了縮肩膀,微微擰眉,小松感受到圈在他脖子上的力道緊了些,「怎麼了?」

「……沒什麼,別吵,到家前讓我小睡一會。」輕松輕輕哼了一聲,將臉埋進小松的頸間,吸了口氣。

果然還是,沒有辦法脫離那樣的溫柔和令人安心的氣味。

那就繼續沉溺其中吧。

FIN.

強迫症發作,我直接重辦個帳號快一些XD

無法忍受只能用主博帳號回子博(有事)以後耕松就在這兒啦!請多指教!

评论(1)
热度(85)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