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黎

ES深坑中。
團推奶次、VK,本命:雷歐、小真、嵐姐
模特組大好♥
主食:泉真/雷歐司/凜緒/零晃
其他都吃很雜(

【おそチョロ】從長男那裡收到了巧克力

└速度松 / おそチョロ
└一小段無意間看到的影片梗,好像很適合就寫了。
└OOC可能有,請慎。

 

2月14日,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日子。

情侶身上散發出的光芒簡直比平時還要耀眼,好比灑上一層金箔,連帶著價值都提升;而光棍身上的淒涼遠比平時來得慘澹,方圓十公里外就感受得到他們散發出的怨念。

「謝謝惠顧,歡迎再度光臨。」

又目送一名客人離開,放眼望去店裡暫時是空了下來。

原本輕松今天並不用打工,但同事在昨晚忽然來電,說14日臨時有其他安排,不曉得能不能麻煩他代班──嘖,什麼其他安排,約會就約會哪那麼多理由藉口啊?在心裡狠狠鄙視一番後,他還是答應了幫同事的忙。

反正對方都說這段時間的工資會算給他,剛好喵醬最近要出新專輯了,這筆錢就拿來當作專輯支出也不錯啦。

「叮咚──」

鈴響喚回輕松的思緒,扭過頭正打算鞠躬喊聲「歡迎光臨」,卻在看清顧客容貌的當下憑著本能直接縮到櫃檯下方。

為什麼小松哥哥會出現在這裡啊啊啊啊!!!!這種日子不是應該躲在家裡的嗎!!!!!

踏入店內的小松衝著看上去空無一人的櫃檯笑了笑,接著佯裝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喊道:「哎呀,竟然都沒人在,那我就要搶劫啦──」

「不許動!」慌亂中的人完全沒意識到,世界上再笨的搶匪都不會在四下無人時大聲嚷嚷自己要搶劫。

「咦?這不是輕松嗎?哇……在櫃檯底下偷偷摸摸的,不是在這種公眾場合撸起來了吧……」小松故作驚訝地掩嘴道。

「誰會在這種地方撸──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沒有節操嗎!」輕松氣得滿臉熟透,為什麼這傢伙老愛在公開場合說些奇怪的話!

「真像惱羞成怒的模樣呢。」

調侃三男的同時,小松也不忘這趟出門的目的,走到一旁的架上順手拿起某項商品。

從輕松的角度只看得見小松在拿東西,並不曉得內容物是什麼。他不禁困惑起來:真的是來買東西而已?怎麼看都不覺得這麼簡單啊。

可見在輕松眼裡,這位兄長的品格及行為有多麼低劣。

「你也不用那麼緊張,哥哥只是來買點東西而已啊。」看著對方時時刻刻繃緊神經,小松感到挺無奈的,難道他看起來真的像來搶劫的嗎?

「買完就快點滾吧。」輕松毫不留情地道。

幾秒後,他面目猙獰盯著放在面前的兩項商品,再抬頭看看小松笑得人畜無害的表情,簡直想直接拎起其中一樣往他的臉砸過去。

沒對象的傢伙買什麼巧克力禮盒!

沒對象的傢伙買什麼保險套啊!

「你……買這種東西要做什麼啊?」輕松一臉厭惡地抓起它們,嗶嗶兩聲迅速刷完條碼。

「當然是要送人還有要用的啊,欸──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常常看AV你應該略知一二──啊,莫非都不戴套,這樣不太好呢?」

倚著櫃檯的人忽然湊近輕松,晃了晃手裡的鈔票,他們的臉只距離一公分多一點。

輕松瞇起眼,若有似無哼了聲,直接抽走小松的鈔票,徹底無視在他面前耍流氓的人。

──真想先灌這個人渣幾拳,再報警抓他。

他當然知道買巧克力是要送人的,保險套是要拿來用的,但重點是要用在誰的身上啊……渾蛋。

回過神來,小松的人已經不見了,輕松甚至沒有自己和對方道別的印象,他抿起嘴,決定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但才低下頭,就看見對方落下的物品。

這傢伙是癡呆發作嗎,忘東忘西的……既然要送人就該謹慎一點別亂丟啊。

他抓起被小松遺忘的巧克力,追了出去。

紅色的背影隻身混在成雙成對的男女中,看起來卻相當自在,輕松小跑步追上小松,一把扳過他的肩膀。

「笨蛋長男,你的巧克力忘記了。」他沒好氣地說。

沒想到,小松的表情卻是一臉訝異,不可置信地接下他遞來的東西,「這是送我的嗎?輕松……沒想到你對我……」

「你胡說些什麼啊?既然是要送人的就不要丟三落四。」輕松狠狠瞪他一眼,教訓起他。

「不過身為長男,你要是成為我們之間最早告別處男身分的傢伙,也不差啦。」說到這裡,輕松忽然怨起自己沒事幹嘛多嘴,「總、總之,要溫柔一點不要弄痛對方……啊,我在說什麼東西啊。」

可惡,都是被這傢伙傳染了,在大街上胡說八道些什麼……輕松無奈地撫額。

「溫柔一點嗎?」始終沉默的小松終於開口,興味盎然的口吻勾起了輕松的疑惑。

他抬起頭,迎上那雙蘊含笑意,狡黠的眼,內心警鈴乍響。

預感很準確,小松湊到他的耳邊,用著只有兩人聽得到的音量說:

「好啊,晚上我會記得對你溫柔點的。」

惡作劇的笑容在他唇邊綻放,他刻意拿出早就收好的保險套,趁無人注意時在輕松眼前來回晃動幾下,再收起來。

「哦,對了,這個東西我沒有落掉,確實送出去了。」小松把巧克力禮盒推到輕松手中,笑道:「情人節快樂。」

不、不妙……

輕松一時沒法吸收這些龐大的信息量,腦袋根本快死機了。

「欸,輕松,那個是不是你們店長啊?」

「咦!?」關鍵字迅速拉回他的思緒,循著小松的視線他回過頭,大叫了一聲,匆匆忙忙衝回店裡。

 

即將抵達下班時間,輕松望著被他擱在一旁的巧克力,幾分恍神。

素來冷靜理性的他稍微亂了方寸,一直思考小松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應該說有幾分可信度?

「輕松,我來換班了。」負責下個時段的同事走進店內,輕松應了一聲,隨手拎起巧克力進到休息室。

脫下制服的時候,他意外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團,「原本有這種東西嗎?」自言自語地將紙團攤開。

平靜的表情霎時染上紅霞,徹底怔住,他用最快的速度把紙條撕成碎片丟進垃圾桶。

絕對是騙人的,輕松,冷靜一點,絕對是那個人渣想要耍你!溫馨接送這種事情發生在兄弟間未免也太奇怪了──

然而這些說服的話,當他看見下午那道身影又一遍出現在店門口時,全部都噎了回肚子裡。

「好慢啊,你還杵著幹嘛?快走啦。」小松自顧自地搭上輕松的肩膀,半拖半拉將人帶走。

「你這傢伙……到底打什麼主意?不會是去打小鋼珠又輸錢所以要向我借吧?不可以,這筆錢是要拿來買喵醬的新專輯,我才不會──」

「再囉哩八嗦我就直接把你拖進去巷子裡嗶──嗶──喔。」

輕松猛地抬頭,一對上小松的眼神就知道他完全是認真的。

這傢伙還是人嗎!!!他默默收回視線,不發一語。

「要說打什麼主意,其實也只是想著『情人節這種日子過得特別一點,讓處男弟弟體會一下有人陪的感覺』而已啊。」

……這傢伙果然不是人。

「哈啾!」神就像是要怪罪他說錯話一樣,害他猛地打了個噴嚏。

小松忽然停在他的前方,也不曉得從哪裡弄出一條圍巾,替他繫上。

真沒想到唐松的主意派上了用場啊。小松心想。

「這樣比較不冷了吧?」

猝不及防的溫柔及暖意十足讓輕松發呆了一會,最後被前方傳來的噴嚏聲招回。

他看著揉起鼻子的長男,取下圍巾重新繞在他們的脖子上。

原本還想數落對方幾句,但看到小松的笑容以後,卻只能彆扭地撇開頭。

偶爾像這樣子和平共處……其實也不錯……

「對了輕松。」

「嗯?」

「沒忘記我們晚上約好的事情吧?」

「……」

他冷下臉,狠狠踩了對方一腳,痛得小松哇哇大叫。

這傢伙,果然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然而對他動心的自己,也真是夠蠢了。

FIN.

评论(5)
热度(90)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