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奶次/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2)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

  突兀的開門聲打破屋內的寧靜。

  回到Knights總部,瀨名泉已經煥然一新,不只身上的衣物變成禦寒保暖的大衣,姿態更不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幾乎從他進屋的那刻起,坐在沙發上睡著的橘髮青年就晃入他的視線中。

  帶著一身寒氣的泉單手扠腰,沒轍地嘆了口氣。這麼冷的天氣在客廳睡著,雖然笨蛋不會感冒,但這傢伙也不算普通的笨蛋,再怎樣還是會生病的吧?

  瀨名泉走上前打算把人叫醒,卻在剩不到幾步的地方停下,本來緊鎖的眉頭也舒展開來。

  「要睡覺就回自己房裡,這種天氣睡在沙發上是想感冒嗎?」在發覺對方並沒有真的熟睡以後,他忍不住像媽媽一樣嘮叨幾句。

  就算裝睡好歹也要蓋上毯子吧,令人不省心的傢伙!

  聞言,沙發上的人嘴角微揚,雙眼一下亮了起來:「セナ今天特別晚呢,這樣ナル跟スオ~可是會起疑的喔!」

  瀨名沒好氣地回他:「都讓你和くまくん幫忙掩飾了。」他並不想讓那兩個後輩知道他以個人名義所做的行動,尤其是比起他們心思單純許多的末子。

  「我知道我知道,スオ~那邊沒有什麼異常,不過ナル可是很敏銳的,也許早就發現了什麼也說不定。」

  「無所謂。」瀨名泉簡單應聲,爾後放下手裡的行李袋,武器和沾了血的衣物都在裡面。

  他在雷歐面前坐下,不以為意地道:「反正只剩最後一個人了。」

  接連幾日不正常的作息搞得瀨名泉不禁疲憊地閉目養神,月永雷歐也只是安靜盯著對方價值一億的臉,抿了抿唇似乎在盤算什麼。

  沉靜幾分鐘後,瀨名打破了沉默。

  「れおくん,你沒忘記跟我的約定吧?」

  看似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卻讓綠色的眼眸不滿地瞇起,然而閉著眼的泉卻沒看見對方的表情,自顧自地繼續說:「到時候記得把我葬在他旁邊,這樣我到天堂找他的時候路程才不會太遠。」

  明明是個不信神的人卻相信天堂和地獄的存在,也是十足的笑話。但他必須這麼相信,才不至於迷失方向,找不到他思念的人。

  嘛,雖然這一切都是排在他親手送葬那些殺人兇手之後的事。

  將近一個月沒聽對方提及,月永雷歐本來還以為瀨名泉已經死了這條心,現在看來是他想得太簡單了,這人決定的事果然不是誰能輕易動搖的。

  糾結的表情完全表露在臉上,片刻後,雷歐委屈巴巴咕噥了聲:「你就那麼確定他是在天堂?」

  這番質疑讓瀨名泉抬起眼皮,鄙夷的目光像是雷歐說了什麼愚蠢至極的話一樣,「ゆうくん那麼好的孩子當然是在天堂了!」那可是他最乖巧、最可愛、最貼心的弟弟啊。

  「至於我……」瀨名停頓了一會,「就算身處地獄,我也會拚了命的爬上去找他。」

  在瀨名泉眼中,月永雷歐看見堅決,是儘管要赴湯蹈火也不會躊躇的決意。月永深深嘆息,再睜眼時已是認真的神態。

  「如果那是セナ真正的願望,我一定會幫你實現。但,我希望你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

  「……」後悔?令他此生最後悔的事情,就是當年離開了遊木真,而他到現在都還在試圖彌補。

  見他不說話,月永雷歐也沒再說什麼,只是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看似導向悲劇的結局,會不會有逆風翻盤的機會呢?哼哼,真讓人期待啊!」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加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讓瀨名泉皺起眉頭,月永雷歐的作家基因使他時不時會說出一些深奧難懂的話,他沒多想,只當他在自言自語。

  「啊啊、Inspiration湧現出來了呢!」

  「……別說傻話,現在都幾點鐘了,快給我去睡覺!」趁月永還沒動作,瀨名泉趕緊把他拎回房間。

  獨自一人的客廳寧靜了下來,甚至有些冷清。

  想起剛才雷歐的反應,他不禁重重嘆氣,神色悵然。

  他明白的,不管是最初的糾結,還是最後的堅定,都是對方最真實的情緒。

  ……抱歉啊,讓你做了最不想做的事。

  但正因為是和我並肩走過來的你、如此可靠的你,作為我的「國王」與摯友的你,我才能將終結我生命的權力交付於你。

 

  數小時後,瀨名泉換上一套量身訂做的西服來到墓園。

  剪裁俐落的黑西裝襯出他完好的身材,也讓他的膚色看起來更加白皙,掛在脖子的白色圍巾隨風飄逸,柔和了他臉部冷峻的線條。

  能把人行道走成伸展台的人不多,模特兒似的身姿不僅讓與他擦肩而過的路人回眸,就連墓園新來的警衛也忍不住多瞅幾眼。他主動打招呼時,警衛甚至有點受寵若驚。

  墓園裡墓碑緊鄰,瀨名泉越過缺乏生氣的地區,來到位於角落的一塊草皮,兩座墓挨得很近,它們被獨立在這,卻又成對而不孤獨。

  瀨名泉單膝跪下,掌心貼在光滑的墓碑上,指尖傳來的涼意很快被他的體溫蓋過,透過墓碑,他似乎看見某人的影子,藍眸變得像海一樣溫柔。

  「ゆうくん,我們很快就能再見面了。」

  執行復仇計畫至今,已經過了四個月。

  瀨名泉和遊木真曾是「夜梟」這個殺手組織的一員,但五年前遊木真在一次任務中因公殉職,瀨名泉被這個理由蒙蔽了五年。

  直到數個月前,夜梟的隊長不曉得如何打聽到他的下落,神智不清的找上門,將遊木真真正的死因向他告解。

  遊木真的死並不是意外,而是預謀,遭到隊伍裡的同伴算計,才在任務中喪生。

  那天,夜梟的隊長再也沒踏出那套房。

  始終令瀨名泉不解的是,他們怎麼有辦法對遊木真做出那麼慘無人道的事?

  他不明白,也沒有必要明白,只需要付諸行動。

  即使他清楚知道,依遊木的個性不會希望他自做主張為他報仇。

  但這是他身為共犯唯一的贖罪方式了。

  「你會原諒我嗎?ゆうくん。」風幾乎蓋過他微弱的聲音,卻隱約能聽見顫抖。

  多年來他反覆問著這個問題,卻從未得到回應。

  他也不是真的奢望獲得原諒,只是如果可以,他還想再次聽到那個充滿朝氣的聲音。


21 Jul 2018
 
评论
 
热度(21)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