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3)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

 

  約莫一小時,警衛看著那名長相英俊的青年離開墓園。

  墓園門口停了一台銀色MINI,這台車大概從半小時前就停在這了,警衛卻沒看有人從上面走下來,因而感到有些古怪。這時,灰髮青年微微挑眉,駐足在車前,MINI的車主搖下車窗,笑瞇瞇向他揮了揮手。

  「なるくん?」瀨名泉訝然喊道。

  看來物以類聚果然是真的,天菜的朋友也是天菜啊。一旁的年輕警衛壓低帽沿,羨慕的想。

  白天的時候,鳴上嵐是一名調香師,多半待在他的香水店裡招呼客人,以至於瀨名覺得在這個時間點看到他是件稀奇的事。

  「王さま要人家來接你哦,好像有新任務呢,待會應該就會發訊息來了。」鳴上嵐細聲低語,話音剛落,兩人手機同時響起,Knights的群組傳來了新的訊息。

  瀨名低頭看一眼後逕自打開車門,在一大片粉色入眼後頓了幾秒才上車。

  鳴上的車就和他的人一樣,外表帥氣內在少女,兩種牴觸的特質到了本人身上卻沒有半點衝突,反倒成為強烈的個人特色,也使他在男女之間混得如魚得水。

  車子緩緩駛離墓園,瀨名不動聲色瞟了後照鏡一眼,警衛的身形越變越小,他的注意力也隨之轉移到訊息上。

  待他們離開後,警衛神清氣爽的伸了懶腰,爾後走進一旁的警衛室。

  有些破舊的沙發上躺了個被五花大綁的男人,身上只穿著貼身衣物,意識仍在昏迷中。

  「警衛」悠悠走到旁邊的辦公椅坐下,修長的雙腿交疊,他拿下帽子,柔順的金髮順勢落下,藏在帽子下的是張洋娃娃一樣精緻的臉孔,可愛又無害。

  「喂喂,白石さん?」她對著通訊器道。

  「他離開了?」

  「是啊,跟我認識的熟面孔一起離開了呢。」金髮少女把玩起自己的鬢角,想到剛才看見的畫面還是有點驚訝。

  沒想到嵐ちゃん也是深藏不漏,竟然能和那樣的傢伙勾搭上,果然不只是調香師那麼單純的身份吧。

  本來以為能跟嵐ちゃん成為好閨蜜的,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話說回來,那個人感覺上就不是好惹的,你到底是怎麼招惹到人家的呀?」回想起瀨名泉的眼神,她還是感到不自在。

  那種目光,彷彿能夠將人從裡到外看透一樣,真令人討厭。

  「算是舊識?唔……我們好像也沒那麼熟,與其說是同伴,倒不如說是競爭對手呢。」白石的話帶了點意味深長的味道,但他沒再多說。

  「偵查結束就快回來吧,純ちゃん。」

  「遵命,等我把警衛處理好就回去,那就這樣了,掰掰。」

  「可別做得太過火了。」

  「我考慮看看。」

  白石純掛掉電話,轉了半圈的辦公椅,好整以暇看著還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警衛,從口袋裡掏出了油性麥克筆。

  

  經過幾個街口後,瀨名泉的低氣壓已經充斥了整個車廂,要不是鳴上嵐還在開車,肯定已經湊上去看是什麼讓他前輩的臭臉又更上一層。

  Knights這次的目標,白石和彥,現今黑手黨組織中令人不敢恭維的人物之一,也是瀨名泉殺手時期的副隊長。

  他明明告訴過月永雷歐別讓組織淌這趟混水了,但他顯然沒聽進去,這讓瀨名泉萬分不悅。

  「這次的任務聽說是那位姓天祥院的法官親自指派,負責的除了我們Knights之外,還有叫做Trickstar的傭兵團,人家很期待呢!」鳴上試著說點特別的事緩和車裡的氣氛,不然他怕自己要凍死在車裡了。

  「傭兵團?」但這句話似乎適得其反,瀨名眉頭鎖得更深了。

  「嘛,你就先看看嘛,偶爾和其他組織合作也不是壞事呀。」鳴上嵐默默把暖氣開到最大。

  訊息的最後,雷歐體貼的附上Trickstar成員的資料,瀨名逐一瀏覽下來,卻在最後一個欄位上狠狠怔住,目不轉睛地盯著。

  那一剎他失去了言語,薄唇微啟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愕然地看著那個名字。

  遊木真?

  ──只是碰巧撞名吧。他深嘆口氣,像是要將無望的想法吹散一樣。

  「吶、泉ちゃん,我們去看看Trickstar吧?」在見到身邊的人又是發呆又是嘆氣的模樣以後,鳴上嵐提出了他的想法。

  瀨名泉側過頭,正好迎上後輩滿心期待的眼神,俊眉微蹙。

  「你不好奇嗎?這個合作是對方先提議的,而且非常執意要與我們合作,甚至說出了『不用酬勞』這種話唷!雖然Trickstar的真緒ちゃん是凜月ちゃん的青梅竹馬,但人家覺得事情很不單純呢。」他的直覺一向很準。

  沉吟幾秒,瀨名泉挪開視線平淡的道:「開車的是你,就算我說不也沒用吧。」

  真是一點都不老實的人呢。

  「我還以為泉ちゃん不會想去的?」

  「只是稍微有些在意的事。」瀨名泉隨口回應,表情卻一點都不隨便。

  三秒後,他忍不住對身旁投以好奇眼光的後輩輕哂:「開車的人就好好看路,再看下去我要收費了。」

  「啊啦,果然還是那個愛欺負後輩的泉ちゃん嘛。」虧他剛才還短暫的覺得這人哪裡不同了。

  ……不過,那大概不是錯覺吧。

  此時的瀨名泉靜靜凝望窗外飛掠而過的景色,他的內心終究還是動搖了。

  他本來以為自己早就對遊木真的消息不再抱有半點期望,卻沒想到當希望來臨時,自己仍是不肯放棄那微乎其微的機率。

  哪怕只有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還是想再見你一面。

-------------------------

有興趣的太太們請幫我填個印調我會很感激的,如果是大陸的太太想購買也歡迎填,我正在努力找代理ToT
印調走這裡

22 Jul 2018
 
评论(7)
 
热度(16)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