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奶次/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4)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

  瀨名泉與鳴上嵐來到距離市街不遠的建築物頂端,早上的市街到處都是人潮,從他們所在的位置甚至能隱約聽見由下傳來的喧鬧聲。

  瀨名泉拿著望遠鏡四處張望,尋找著Trickstar的身影。

  月永給的資料中,唯有那個也叫遊木真的人沒有照片,個人資料無從得知,只知道他在團隊裡負責的是幕後支援,個資被保護得特別好,就連朔間凜月都無法取得。

  「話說回來,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早上的市集裡?現在做傭兵的都這麼閒嗎?」

  「聽凜月ちゃん說他們目前好像還在休假中,四個人感情很好,休假時都會一起出去玩呢。真羨慕啊,人家也想和Knights的大家一起去度假。」鳴上嵐惋惜地說著,乾脆他來和國王提議一下好了。

  到此,瀨名泉忽然覺得有哪裡不對。

  「……所以說,你怎麼會知道他們在這裡?剛才直到下車前我也沒看你用手機啊。」

  鳴上嵐笑得無害,隻字不提。

  微微瞇眸,瀨名泉危險的喊著他,「な──る──くん──?」他這是被算計了?

  就在這時,幾個身影晃進鳴上嵐的視線範圍。

  「泉ちゃん,四點鐘方向!」瀨名泉立刻反應。

  記憶像猛烈的浪潮襲來,吞沒他的心。

  小小的鏡頭映出遠端的景象,將本來微小的景物拉至眼前。熟悉的臉、熟悉的身形,一頭明亮的金髮刺得瀨名泉眼眶疼,不變的還有那雙綠瞳,在與人對話時,那雙眼裡總會有耀眼的光芒流轉。

  他總是覺得,只要看著那雙眼睛,就會有源源不絕的力量湧現。

  ──真的是他。

  一時之間,瀨名泉不曉得怎麼形容他現在的感受。

  感動?雀躍?欣喜若狂?不,都不是隻字片語能夠詮釋出來的,太複雜了。

  他把千言萬語化為一句話──

  「なるくん,我想跳下去。」不顧已經模糊的眼前,他淡淡地說著。

  「請不要認真的說出這種玩笑一樣的話。」鳴上嵐無奈的回應,「再說要是跳下去壓死人就不好了泉ちゃん,很麻煩的。」

  鏡頭裡的人赫然抬頭。

  充滿警戒的銳利目光讓瀨名泉一陣砰然,視線的交會僅止零點多秒,他卻已經能在心裡描繪那模樣。

  「哎呀……差一點就被發現了,那孩子意外的很敏銳呢……」比起緊張,鳴上嵐語氣裡更多的是興奮。

  瀨名泉沒有任何表態,這讓鳴上嵐不是很愉快,剛才氣氛不是還不錯嗎?明明還說了一些認真的玩笑話,「泉ちゃん難道沒有半點想法嗎?」他轉頭問。

  「……」漂亮的紫眸在瞬間瞪大,腦筋一片空白。

  ……哭了?

  他沒看錯吧,那個自大狂妄,自尊心永遠高人一等的泉ちゃん竟然哭了?!

  只見瀨名泉幾不可見地顫抖著,白皙的手指插入額前的髮絲中,臉上全是眼淚。他這輩子大概沒有這麼狼狽過,可是他卻無法壓抑上揚的嘴角。

  激動得快忘了怎麼呼吸,失而復得的情緒猶如暴漲的潮水難以收覆,他覺得心臟跳得很快,隨時都會跳出來,全身血液都在沸騰。

  當年得知遊木真死訊的時候他半滴眼淚都沒掉,痛得哭不出聲。

  而今他卻完全無法抑制自己的眼淚,還有喜悅。

  他不會認錯的。

  儘管臉上多了一副土到爆的眼鏡,但那就是他的ゆうくん沒錯。

 

  「真,怎麼了嗎?」聽見友人喊到自己名字時,遊木真慌慌張張收回了視線。

  「沒有,沒什麼,應該是我多心了吧,哈哈……」他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故作鎮定,內心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剛才肯定不是他多心了。

  有人在暗中觀察他們,其中一股視線甚至令他感到似曾相識,卻沒來得及捕捉。遊木為此感到有些懊惱,他的反應力相較從前還是鈍化不少,回頭時已經找不到對方的蹤影了。

  「話說回來冰鷹くん,跟Knights合作的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嗎?」

  「嗯,已經敲定了。」冰鷹北斗點點頭,看向一頭酒紅髮的青年,「多虧衣更和那邊的人認識,不然應該不可能這麼快就安排好。」

  「哈哈,能夠幫上忙就好了,再說和凜月久違的合作,我也挺期待的。」看到衣更真緒臉上的笑容,遊木真這才真正放心。

  與Knights的合作是他提議的,老實說他一直很擔心會給其他夥伴添麻煩。

  就在這時,明星猛然從後方撲到遊木身上,「ウッキ~這次特別積極呢!」

  險些跌倒的他趕緊穩住身子,很是無奈的轉頭看向黏在自己身上的明星,「明星くん這樣很危險啊……我差點就要撲街了。」

  「不用擔心!我一定會抓好ウッキ的!」像是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他用力抱住遊木。

  「你沒有跟遊木一起撲街就不錯了,快從遊木身上下來。」不顧明星孩子氣的掙扎,冰鷹北斗擰著眉硬是把他從遊木真身上跩下來。

  「不過我也有點好奇,這次遊木的態度跟以往不同,是因為那個人嗎?」他拎著明星的後領,用一點也不像好奇的口吻問。

  「诶……我平常是那麼消極的對待任務嗎?」連自家團長都這麼說了,看來他好像該檢討一下自己?

  一會後,靦腆的微笑在遊木真臉上漾開,「大概和冰鷹くん說的一樣吧,因為終於能見到他了。」

  曾經有那麼段時間,他以為自己再也沒機會見到瀨名泉,那個在組織裡唯一對他好的哥哥。

  儘管面對其他人的時候態度總是那麼苛薄冷漠,可是在自己面前就是個溫柔到不行又可靠的人。一想到這,他笑意更深。

  注意到遊木真表情上的變化,Trickstar的三人彼此互看後紛紛露出了欣慰的笑。

  相比五年前他們剛救下遊木真的那段煎熬期,他現在已經是貨真價實的人類了。

  能夠重新感受到喜悅、感受到溫暖,體認到自己的價值,遵從自己的想法行動,這樣才是有血有肉的人類吧。

 

  「我、我說,稍微冷靜點吧泉ちゃん?」小跑步追著前方走得飛快的男人,鳴上嵐其實有點猶豫該不該攔下瀨名泉。

  他們下車、越過庭院、踏入客廳,一路通行無阻……不,嚴格來說剛才差點就出大事了,如果他沒有搶先把門打開,瀨名泉有可能已經往大門狠狠撞上去也不一定,差點就壞掉了吧。

  噢,他當然是指門。

  話又說回來,瀨名泉剛才落淚的模樣明明還在他腦中揮之不去,現在卻又凶得像惡鬼似的。

  ……真的是同個人嗎?鳴上嵐忍不住懷疑,好善變的男人啊。

  他一不留神,「砰」的一聲,一樓盡頭的門被重重關上了。

  偌大的聲響連在沙發上睡得正舒服的朔間凜月都被吵醒,朱櫻司則是慌慌張張從房裡探出頭一探究竟。

  「真是的,人家不管了啦!」差點被門板拍一臉的鳴上嵐腳一剁,扭頭就走。

  反正是王さま和泉ちゃん,感情那麼好的兩個人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吧?

  ──事實證明,感情再怎麼好的朋友還是會有吵架的時候。
23 Jul 2018
 
评论
 
热度(20)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