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5)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4) 

  當瀨名泉氣沖沖地闖進書房時,地板上四處都是稿紙,有寫滿字的、有被揉爛丟在一旁的,全部出自於正趴在桌上振筆疾書的人之手。

  雜亂的房間使心情本來就不好的瀨名泉更加煩躁,他看著頭抬都不抬一下,沉浸在妄想中的首領,終於忍無可忍地挽起袖子──

  所以到底為什麼,他生氣的時候還要幫月永雷歐收拾東西啊!其實他根本不是殺手而是管家吧?他是Knights的管家嗎?連這種事情都要他做,真令人火大!

  那些散落在地的稿紙不到幾分鐘就被歸類好放在桌上。

  手邊的紙不知不覺快用完了,靈感還是源源不絕,月永雷歐甚至在考慮是不是可以濫用一下權力讓スオ~或是リッツ幫他買紙,嗯……還是叫還沒回家的ナル他們幫忙跑腿呢?反正只要能生出紙給他就好了,是誰都無所謂啦!

  豈料他一抬頭,就看見被他亂丟在地板的稿紙被井然有序的擺在桌面上。

  「哇嗚!稿子竟然已經被整理好了?」感到一陣驚喜,雷歐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什麼什麼,是外星人來幫我的嗎?」他開始尋找外星人的身影,直到看見坐在一旁冷眼瞪他的瀨名泉。

  月永雷歐的表情立刻轉為失落,「原來是セナ啊……」

  嫌棄的語氣令瀨名的眼角不由自主抽動起來,額頭青筋突突跳動。

  「我說啊──你應該有話要跟我講吧,れおくん?」他瞇著眼,來勢洶洶地走向月永雷歐。

  巨大的陰影赫然壟罩在頭頂,面對逼近自己的灰髮青年,月永雷歐沒有半點退卻,只是衝他無辜的眨眨眼,看起來一點都不明白瀨名在說什麼。

  「少裝蒜了。」瀨名微微皺眉,一把揪住月永的衣領,忿忿地質問他:「白石和彥的事雖然是天祥院那邊指派下來的,但跟你也脫不了關係吧?我應該說過這是我的私事,別把Knights牽涉進來!還有……」

  「Trickstar的合作也是你安排的嗎?」

  劍拔弩張的氣氛在他們之間還是第一次。

  雖然瀨名平時沒少唸過月永,但多半都是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是現在的情況能相比的。

  「我說過,只要是セナ的願望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幫你實現。就像你和テンシ協商,利用他的職權來公報私仇那樣,我現在也是在做相同的事。你也知道白石和彥現在的背景不是你可以單打獨鬥的,セナ明明也是Knights的一份子,既然如此,你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敵人。」月永雷歐坦蕩蕩的直視瀨名泉,儘管後者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個勁的提著他的領子,害他必須墊腳。

  對他來說,瀨名的心思是最不好揣測的,因為他們兩個從根本開始就不同。

  他是個喜歡就說喜歡,愛就說愛的人,但瀨名明明是個溫柔的傢伙,卻總是不坦率。

  就像他不想讓Knights干涉的本意是保護,卻搞得像是要和組織撇清關係,那麼無情的樣子。

  「還有,Trickstar的事跟我半點關係都沒有。」雙手一攤,月永雷歐百般無奈的解釋,「是對方主動聯繫我們的,因為リッツ看起來很高興我才同意合作。」

  「呃……雖然我早就知道有個叫遊木真的孩子就是了。」

  只不過,因為他不確定這人到底是不是瀨名認識的那個,又怕提前說出來會讓他期待落空,才什麼都沒說,沒想到還真的是啊!

  難怪,那時候月永雷歐會叫他別做讓自己後悔的事。瀨名泉在心裡自嘲的哼了聲。

  這幾分鐘內,空氣靜得太沉重了。

  瀨名泉始終保持沉默,月永雷歐則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悄悄觀察對方的反應,哪有首領該有的威嚴?然而,從他的角度根本看不見瀨名泉的表情,只看得到他捲翹的瀏海。

  ──好像有點打結了?

  那大概就如同瀨名泉此時的思緒,他一個勁地盯著腳尖。

  一貫的冷靜潰不成軍,變得一點也不像自己,本來是那麼感情用事的人嗎?其實不然,但只要是與遊木真有關的事,鐵一般的心都能變成棉花。

  失而復得的那一刻,他腦中閃過很多念頭──好想立刻跳到他身邊,再高再遠都能成真;抑或是二話不說把人帶走,兩人一起去到沒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安靜的度過餘生吧。

  可是,見到面的第一句話該說什麼?他又有什麼資格這樣做?他不禁質疑自己。

  他也是兇手,有什麼資格、能用什麼理由說要帶他離開,更何況,又是用這雙沾滿鮮血的手牽住他……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不是遊木真,不是鳴上嵐,更不是月永雷歐──是他自己。

  「抱歉,れおくん,我不該把氣出在你身上。」他是個差勁的人。

  總是口出惡言、態度孤高,一點也不討喜。

  ……儘管是這樣……

  「但白石和彥的任務,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

  儘管是這樣,他還是有想要守護的東西。不光是他生命中原本的光輝,還有當他的世界失去顏色後,替他重新渲染上繽紛色彩的Knights。

  只要Knights不接受這個任務,Trickstar的合作也就不會成立,他不要遊木再和夜梟人有接觸,絕對不行。

  「所以我才說セナ你是笨蛋嘛。」面對瀨名泉固執的脾氣,雷歐不滿的斥責他:「我最喜歡的Knights才不會輸呢!」

  瀨名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現在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嗎?

  「你是我們最鋒利的劍,但再怎麼銳利的武器若是沒有盾牌,終有斷裂的一天。所以再多依靠我們一點吧,任性也沒關係的,就算面臨的敵人再強大那都無所謂,只要我們五個一起都能迎刃而解。」

  在月永雷歐堅定而認真的眼神注視下,瀨名泉糾纏在一起的眉宇漸漸舒展開,但他仍有自己的顧慮在。

  「可是,Trickstar呢?ゆうくん他──」

  「你已經失去過一次了,セナ。」月永鏗鏘有力的聲音中斷了他,他定睛看著瀨名泉,綠眸裡的堅定又暗藏著只有他們才懂的憂傷,「你跟我都不想再次失去珍貴的事物,所以,就算是這雙被血染紅的手,也能用來守護重要的事物啊。」

  瀨名泉瞳孔微瞠,內心的膠著似乎在一瞬間被雷歐打破。

  是啊,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懦弱?

  「『失去』是人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如果你連這樣的恐懼都經歷過了,那你還有什麼好怕的?這句話,不是你當年告訴我的嗎?」歛下銳利的眼神,月永雷歐衝他笑了。

  淺淺的哼笑傳入雷歐耳裡,明明是自嘲的笑聲,聽起來卻又充滿信心。他伏下視線,瀨名泉依舊垂著頭,捉著他的衣襟。

  「謝謝你,れおくん。」

  不管是當年邀請他加入Knights,還是現在讓他跟遊木真又產生交點。

  月永雷歐微怔,似乎看見什麼透亮的東西從他側臉落下。

  「真的,謝謝你。」

  「那セナ你去幫我買稿紙吧?」

  「……」

 =====================



25 Jul 2018
 
评论(11)
 
热度(15)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