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6)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4) ,(5)

  三天後,終於到了Trickstar和Knights會面的日子。

  遊木真等人一早就抵達Knights的基地,在雄偉的建築面前多逗留了幾秒。

  他們雖然是僱傭兵,但真正開始有點名氣大約在一年前,存款還不是很多,居住的地方就跟普通民宅沒兩樣,雖然知道Knights是規模龐大的黑手黨組織,心裡早有準備,但實際看到後還是辛酸了一把,這就是資產階級和勞工階級的差異啊。

  出來迎接他們的是一名紅髮青年,開頭一句Welcome就嚇了他們好一大跳。

  「是Trickstar的各位吧,在下朱櫻司,很高興見到你們,請跟我來吧。」

  和料想中的完全不一樣,金碧輝煌的大廳、價值不斐的水晶吊燈,通通不存在,基地內部的裝潢就和普通人家沒什麼兩樣,只是看得出家具的質料和做工都好上不少。

  除了負責接待的朱櫻司外,客廳裡還有三個人,遊木真把每個角落都仔細看過一遍,可那人卻不在,滿心期待的情緒因此變得有些低落,但他並沒有忘記本來的目的,很快就打起精神。

  「ま~くん,好久不見~」但有個人似乎比他更有精神。

  一見他們走來,本來還躺在絨毛地毯上的黑髮男子立刻爬起,衣更真緒斜了斜嘴角,防範似的後退一步,卻還是逃不過朔間凜月的魔爪,哀號一聲:「等等、凜月你別突然抱過來啊!」他無尾熊似的纏上衣更真緒的腰。

  「在你們首領面前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說是這麼說,衣更卻也沒有拉開他。

  「沒關係的,王さま才不會介意這種事~」

  「真拿你沒辦法……」

  衣更真緒乾脆任由朔間凜月為所欲為,就連遊木真用驚訝的眼光看他時,他都只是回以無奈的微笑。

  就在這時,朔間凜月冷不防與遊木真眼神交會。

  似乎要將他從裡到外看透的視線讓遊木真不太舒服,他好幾次想露出他認為友善的笑容,最後卻只能投以尷尬的微笑,然後默默挪開視線。

  鳴上嵐在這時已走到他身邊,很自然地把雙手搭在遊木真肩上,親暱的說:「各位先坐吧,一直站著也不好談事情。」

  所有人都就座以後,瀨名泉依舊沒有出現,坐在中央的月永雷歐作為主要的領頭人物,主持起了會議。

  遊木真雖然被不如預期的事稍微影響到注意力,但那很快就被月永雷歐的領導風采給拉回來。

  雙方簽下一個月的合作契約,期間內Trickstar就暫時在這裡落腳,情報互通、資源共享,甚至還會有額外的酬勞給付。

  他們自然不曉得會有如此優渥的待遇,一切都得歸功於遊木真。

  正經八百的會議結束後,鳴上嵐從廚房裡端出茶點,明星一點都不客氣的向那些食物展開攻勢,北斗則是和一旁的司意外的有話聊,至於衣更,早被凜月當成膝枕來使用了。

  遊木真覺得自己顯得格格不入,也不曉得該怎麼融入新環境才好。

  但讓他想更多的,終究還是瀨名泉為什麼不在。

  「喂,你啊是叫遊木真對吧?」

  「誒?對……」

  就在遊木恍神的霎那,Knights的boss一屁股坐到他身邊,比肩這樣子親近的距離讓遊木整個人不知所措了起來,笑容僵硬。

  不過月永雷歐卻反被他真實的反應逗笑了,打從心底覺得這傢伙有趣。雖然他不理解遊木看起來為什麼那麼害怕,難不成他長得像是會吃人的怪物嗎?

  「你從剛才開始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有什麼想問的可以盡量問哦?」

  遊木真左顧右盼,迫切的需要救援,但他的夥伴各個都被支開了,除非他現在大喊救命,否則大概不會有人注意到他。

  ……既然如此他乾脆就順勢問了吧?

  「請問泉さん……啊不,瀨名前輩他不在嗎?」

  月永雷歐發現他現在的行為其實就跟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沒兩樣,他早該知道遊木真心不在焉的原因就是因為沒看到瀨名泉。

  他裝模作樣的沉吟幾秒,事實上偷偷轉移了視線,刻意避開遊木真率真的目光,面不改色的說謊:「セナ他今天有額外的任務,回來大概已經是半夜了。」

  「咦?」一旁的朱櫻司發出疑惑的單音,月永雷歐嚇得蹭出一身冷汗。

  「可我記得瀨名前輩今天休──唔唔!」

  就在朱櫻司天真的以為自家首領記錯行程,打算當個優秀的副手糾正他時,凜月猝不及防塞了他滿嘴餅乾。

  Marvelous!突如其來的味蕾爆擊讓朱櫻司忘了講話,一片接著一片吃了起來。瀨名前輩不在剛剛好,就不會有人管他想怎麼吃了!

  見狀,凜月滿意的笑著說:「ス~ちゃん多吃一點哦……ナッちゃん做的餅乾很美味吧?哼哼……雖然比起我做的還差一點點就是了~」這樣子,瀨名泉也算欠他一個人情了。

  一旁的氣氛漸漸熱絡起來,幾乎所有人的焦點都轉移到別的地方,唯有月永雷歐始終悄悄觀察遊木真的反應。

  他沮喪的垂著頭顱,輕輕抿唇,「半夜嗎……」

  沒關係,反正他向來不是太早睡的人,等就等吧!

 

  夜晚在遊木真殷切期盼的心情下很快來臨,他將手邊完成的調查資料存檔傳給朔間凜月後,離開了位在地下室的房間。

  Trickstar的成員中,只有他的寢室在地下室,一來是為了隨時監控各種電子設備,二來地下室有靶場,月永雷歐說他可以任意使用,這對他的訓練排程是一大助力。

  夜深以後,遊木真躡手躡腳上樓,客廳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他忍不住猜想是不是瀨名泉回來了,邊走邊用手梳理了一下翹起來的頭髮。

  「ユウキ?」冷不防叫住他的聲音使他舉起的手頓時僵住,遊木真尷尬地扯動嘴角,雙手背在身後。

  他禮貌性的和月永雷歐打招呼,忽然發覺自己有點進退兩難,所以他現在到底該回房,還是……

  「睡不著的話我可以幫你泡熱牛奶哦!但如果是想等人,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不需要遊木真自己決定,月永雷歐已經輕拍身邊的空位,示意他過來坐下。

  帶著遲疑,遊木真慢步走到月永雷歐旁邊。

  「前輩的意思是泉さん今晚不會回來嗎?」

  「是啊。」雷歐轉頭望向旁邊的窗。今晚是滿月之夜,月亮又大又圓,激起了他的創作靈感,這也是他到這個時間還蹲在客廳的原因。

  「這樣啊……」遊木苦笑,低下頭盯著自己交握的雙手。

  沒事的,五年那麼漫長,他都熬過了,只是再等個幾天而已。他安慰著自己。

  「ユウキ是因為セナ的才會和我們合作的吧?我從セナ口中聽過很多關於你的事,但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你挑了這個時機回來找他。」

  沒料到Knights的王會對自己的事感興趣,遊木愣怔幾秒,才緩緩開口。

  「其實我本來已經不打算出現在泉さん面前了。」

=====================

目前除了伯樂巷之外還有找另一家工作室詢問,成的話可能就是在大陸直印直送,通販的管道會是淘寶。如果最後是這間工作室,大陸通販的本子內容會直接簡體化+橫排,想說這樣應該比較符合閱讀習慣><

26 Jul 2018
 
评论(4)
 
热度(20)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