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奶次/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7)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4) ,(5),(6)

  五年前,在遊木真以為自己要死掉的那一刻,路過的衣更真緒拯救了他,於是他幸運的活了下來,但也因為多種原因,光是休養就長達三年之久。

  用膝蓋想也知道,夜梟絕對不可能把他作為棄子犧牲的真相據實以報,這樣不僅會造成組織內部的不安爆發,更會讓瀨名泉這顆不定時炸彈引爆,估計是用因公殉職這種官方說法掩飾過去了。

  就讓大家以為他死了也好,畢竟他也不想再與夜梟有任何瓜葛。遊木真是這麼想的。

  他沒有把當年的事件巨細靡遺的告訴月永雷歐,反倒是一句話就結束了一切,只有結果,沒有過程。一來他實在不想舊事重提,二來他不想把自己的過往塑造得多痛苦多委屈,因為對他來說,在夜梟的這段日子其實很快樂──大概是因為有瀨名泉在吧。

  他赫然想通了什麼。

  所以被拋下的當下,他才會更加地難受吧……因為那人並不在他身邊。

  「四個月前,他們一個接著一個死掉了。雖然我已經與他們沒有關聯,但基於我現在的情報工作,我還是時時刻刻掌握著他們的動向。」然而,他最想掌握的人的情報,卻是他最晚才得到的……遊木真忽然感到一陣無奈。

  「因為太奇怪了,所以我開始尋找線索,但這幾樁事件都被警方列為特殊案例處理,可見犯人背景並不一般,幸虧有衣更くん幫我,才能順利找到一些蛛絲馬跡,而且很剛好的與Knights有關,衣更くん說他有個很熟的朋友就在Knights裡面。」

  「唔……總之雖然使用了一點小手段,但最後總算取得了Knights的成員名單,在看到泉さん的名字後,我就確定兇手是他了。因為我還有一些話非得和泉さん說不可,所以才請衣更くん幫忙牽線──大致上就是這樣。」

  「你不覺得這麼做挺自私的嗎?」月永雷歐面無表情的看他,語氣森然。

  「你很明白自己在セナ內心的份量佔了多少吧,當初逕自選擇消失,現在卻又因為這種理由再度出現。」似乎是沒料到這個前一秒還像鄰家大哥一樣的溫和青年會說出這些話,遊木愕然了幾秒。

  沒錯,就如同月永前輩說的一樣,他很自私。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呢,哈哈……」牽強的回以微笑後,遊木深吐口氣,態度隨之轉為堅定。

  「但那些話,我一定要親口告訴泉さん才行。」他說得斬釘截鐵,月永雷歐從那雙綠眼裡看見決心,心頭一顫。

  「是嗎?那加油吧。」這兩個人的經歷,感覺可以寫成很棒的故事呢!

  「誒?」遊木真傻愣愣地看著月永雷歐,越來越不能明白這個男人究竟在想什麼了,剛才不是還在責怪他嗎?怎麼突然鼓舞起他來了?

  面對遊木真滿臉的困惑,月永雷歐托著腮幫子笑得無害。他只是想確認這小子的決心,順便替瀨名打探一下他的心意罷了。

  「我很看好你們喔!」

  「……?」遊木真一頭霧水的看他,圓眼眨呀眨的完全沒搞清楚狀況。

  月永雷歐似笑非笑的湊到他耳邊,竊竊私語說了些什麼。

  「謝、謝謝你,月永前輩!」帶著愉快的心情,遊木真踩著輕快的步伐回到地下室。

  目送他離開後,月永走到窗邊,一派輕鬆的靠在窗台上瞻望月亮。

  「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セナ,為了套出ユウキ的話我可是費了一番功夫耶!」

  在他迫不及待邀功的時候,瀨名泉正以雙手摀著臉,興奮全都表現在他顫抖的身軀上,然而不管他把臉擋得多嚴實,耳根上那抹紅還是逃不過雷歐的眼睛。

  「哼嗯……看來我也要好好謝謝ユウキ,多虧他我才能看到你這種表情,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吵死了!」含糊的吼聲一點魄力都沒有,甚至還帶了一點哭腔,儘管這麼沒用的樣子被看到了,瀨名泉的心情還是很愉快。

  雖然不曉得遊木想跟他說的到底是什麼,但至少知道了不是他單方面想見遊木真而已,這樣就夠了。

  「我能幫你的就這樣了,剩下就看你怎麼做啦!」月永說完便離開窗邊,瀨名泉還沉浸在感動的餘韻中,絲毫沒注意到月永始終掛在嘴邊的壞笑。

  他可是特地為瀨名泉準備了一份「驚喜」呢!

 

  翌日,瀨名泉起了個大早。

  昨晚他興奮得差點睡不著覺,但那份心情經過一晚的沉澱後卻轉為不安。

  ゆうくん到底想跟他說什麼呢?

  瀨名泉像個思想豐沛的青春期少女一樣,頓時腦補出一堆Bad Ending的小劇場,他覺得今天果然還是不宜在家,拎著隨身武器和車鑰匙就要出門。

  然而,遊木真早已埋伏在通往車庫的廊道上,他站在出口處,手裡揣著什麼東西,侷促不安地剁著腳。

  真的會來嗎?他不曉得,只是碰碰運氣,但這麼做的同時,遊木也有點沮喪,這不擺明著瀨名泉不想見他才刻意逃跑嗎?他還這樣死皮賴臉的糾纏人家。

  糾結好一會後,他握緊雙拳,點了點頭。

  ……就當他厚臉皮吧!反正他今天是打定主意非要見到瀨名不可了,要是在這還沒碰到,他就直接上他房裡待著,總是會回房的吧!

  遊木戰戰兢兢地躲在牆角,等候時機。

  要不到多久,空氣裡傳來了某人的腳步聲,遊木在心裡默數那人的步數,隨著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泉さん!」

  遊木真站了出來,迎上的是一雙溢滿錯愕的藍眸。

  「……ゆうくん?」愣了幾秒,瀨名泉拔腿就跑。

  不行、這太殘忍了,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聽ゆうくん想告訴他什麼!

  「等、等一下!泉さん為什麼要跑啊!」就那麼不想看到他嗎?

  遊木強忍著眼眶的酸楚,抬腳追上。

  人的視野就那麼寬,瀨名泉的身影足足佔據三分之二,從以前開始,這人就總是跑在他前面,除去那些令他恐懼不安的存在,像電影裡的英雄一樣。

  曾是那麼熟悉的畫面,如今看來卻那麼陌生。

  為什麼要跑呢?泉さん……

  闊別五年的重逢,卻被最重視的人用盡全力在閃躲,難道這麼多年來就只有他一個人想念泉さん嗎?

  難道泉さん也像其他人一樣選擇忘掉他的存在嗎?

  那瞬間,即使感到呼吸困難,他還是拚了命的在追趕。

  指甲掐進肉裡的痛感一下拉回遊木的思緒,也讓他像大夢初醒般,唇邊攀上一絲淒涼。

  他怎麼就忘了呢?

  就算事實真是如此,他也沒有資格埋怨,畢竟當年,是他先狠心劃清兩人的連結。

  ──但他不能止步於此。

  至少那些話他必須向瀨名泉說,否則他到死都不會原諒自己。

  眼看瀨名就要離開走廊,遊木咬緊牙根,知道自己肯定是追不上了,不過既然從貴人手中獲得資源,那麼直接拿來使用也無妨吧?他給了自己一個好理由,按下遙控。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遙控器……到底是控制什麼的?

  遊木真遲鈍地想著,同時眼前的畫面給了他最好的解答。

  當電子門從天而降,把入口堵死的一剎,瀨名泉那張完美的臉孔終於出現一絲裂痕,透過監視器目睹一切的月永雷歐足足笑了十秒那麼久。

  「做得太好了ユウキ!」他拍手大笑。

================================

待會還有一更!

27 Jul 2018
 
评论(3)
 
热度(16)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