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9)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4) ,(5),(6),(7),(8)

  「ウッキ~?」手腳利索的換好衣服後,明星昴流轉頭喊了身邊的人。

  遊木真的手就這麼落在半空中,也不見他覺得痠,草綠色的T恤還是半撩的狀態,裸色的地方隱約能見兩條人魚線,明星眨了眨眼,一把往他腰間的軟肉掐去。

  遊木真又嚇又叫的,委屈巴巴看著明星。

  「你怎麼恍神的那麼嚴重?」明星困惑地問,「裙帶菜頭前輩欺負你了嗎?」他完全不覺得剛才欺負遊木真的好像是自己。

  「不不,泉さん沒有欺負我啦!」

  又是擺手又是搖頭的,遊木真匆匆替瀨名泉澄清,深怕他被誤會,但明星昴流明顯不信,依舊狐疑盯著他看,沒問出些什麼來似乎不會罷休。

  事實上,遊木真也的確有些關於瀨名泉的事想找人聊,只不過難以開口,更不知道該找誰才好。

  也許明星くん可以給他一些建議?這麼想著,他總算把這幾天埋在心裡的鬱悶說了出來。

  「其實我本來以為是錯覺,可是這幾天只要泉さん一靠近就會讓我緊張得不行,心臟好像快要爆炸了……我想那大概不是親情的喜歡?好吧,老實說我自己也說不上來……但總之,我好像──」他邊說邊注意明星的表情,要是一發現哪裡不對就打算住口,然而明星卻沒什麼反應,彷彿現在天崩地裂也無法憾動他一樣。

  「我好像喜歡上泉さん了!」

  「咦──」

  偌大的驚呼聲令遊木真有些莫名。

  明星くん的反射弧簡直跟IE一樣長,他是這麼想的,但明星昴流真正吃驚的點並非他所想的那樣。

  「原來你們沒有在交往?」震驚過後,明星才恍然地問。

  「什、什麼?我和泉さん怎麼可能!」在旁人眼中他和泉さん看起來是在交往嗎?驚訝之餘,遊木真又情不自禁感到欣喜,可這份的心情也僅是轉瞬間,很快就石沉大海。

  「泉さん只是把我當弟弟看啦……」笑容消逝的同時,遊木也逃避了明星直白的眼神,難堪的搓了搓手臂。

  是的,瀨名泉把他當作弟弟,他卻對這份單純的情感抱有其他妄想,他怎麼能?

  而且,又有誰能保證在他吐露心聲後,兩人的感情不會變質?比起心意能否得到答覆,這反倒是他最害怕的事。

  既然他已下定決心回頭,那麼他就不能失去像親人一樣的瀨名泉,要是連這層關係都消失,那……那他們就真的什麼都不是了。

  他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儘管是要為此扼殺掉這份感情,只要他和泉さん還是聯繫在一起就足夠,不管是以什麼身分……

  只要這樣就好了。遊木真饜足的想。

  明星昴流猜不到遊木真真正的想法,但光從遊木說的話來看,那個人實在太讓人同情了。

  ……真可憐啊裙帶菜頭前輩。明星忍不住憐憫起他,到底是遊木真太遲鈍,還是這兩人從前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以至於他對瀨名那些親暱的舉動和討好毫無自覺?

  那大概是前者了,畢竟除了兩名當事人之外,其他人都認為他倆在交往呢。誰叫瀨名泉看遊木真的眼神根本就不像在看弟弟,每次撞見那個火辣的目光他們都覺得尷尬。

  明星深深嘆氣,本來還以為是兩人交往後起了什麼小爭執,這幾天遊木真才總是避著瀨名泉不見,沒想到……

  嗯,還是那句,真可憐啊裙帶菜頭前輩。

  「其實ウッキ你也不用想那麼多的吧。」明星聳了聳肩,接著說:「既然喜歡就努力去爭取,不嘗試的話怎麼知道結果呢?不管怎樣Trickstar都是站在你這裡的,就算沒辦法跟Knights打平,但帶著你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明星くん……」可靠的笑容的確是讓遊木真獲得了勇氣,他感動的看著給自己鼓勵的明星昴流,發自內心的道謝。

  感激的心情絕對是貨真價實,但若要他付諸行動,恐怕是只能讓人失望了。

  遊木真特別討厭懦弱的自己,或許就像明星說的,他其實沒必要想那麼多,只管去做就好,但他卻難以不去考慮結果的成敗。

  在他自私截斷兩人的關係後,竟然還能重修舊好,這對他來說已經是神明大人給予的恩惠了,他不敢奢求更多。

  現在每當他想起瀨名泉在自責與復仇這樣的心態中堅持了五年,心就會絞痛。這是他當年只顧慮到自己的報應,即使瀨名泉一句怪罪的話都沒對他說,他也是不會輕易原諒自己的……

  這是你的罪啊遊木真。

  是你拋下珍視你的哥哥,讓他生活在這充滿黑暗的世界中,孤立無援的罪。

  所以他現在只要乖巧的當個「弟弟」,守候在瀨名泉身邊就好。

  唯有這面牆,他不會貿然打破……

  要是他對瀨名泉這份異樣的情感暴露在陽光下,也許他們之間,就真的要面臨結局了。

 

  在確立自己的心意後,遊木真沒有打算讓這份情感繼續萌芽。

  但他不再老是避著瀨名泉,可相對的,也不會主動去招惹他。

  不曉得瀨名泉是不是發現了這點,反正後來一旦遊木避開或是拒絕他卿卿我我的各種行為,瀨名泉就會陷入短暫的沉默,隨後用一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看他,好像自己被拋棄了一樣。

  能想像嗎?一個二十二歲的大男人,長得還不是可愛而是英俊,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盯著你看──

  總之這招在遊木真身上十分受用,他沒得選,只能妥協。

  妥協的理由很簡單,作為一個喜歡著瀨名泉的人,他捨不得看到他落寞的眼神,僅此而已。

  坦白說,他們現在的相處模式與小時候沒什麼兩樣,只是他對瀨名泉的心意變了,看著這些舉動的感受自然起了變化,再加上他們長達五年沒有生活在一起,有些習慣也跟著生疏了。

  反正身為弟弟,他遲早會再次習慣瀨名泉這些親密的行為,如此一來,遊木真乾脆就默許他做的一切。或許等他習慣以後,這些讓他意亂情迷的悸動也沒機會再體會到了吧。

 

  從月永雷歐的書房出來後,瀨名泉表情變得有些凝重。

  在樓梯口,他沒有選擇上樓回房,而是走到地下室,打算前往那間擺滿了電子儀器,冷冰冰的臥室。

  沒為什麼,因為他的溫暖就在那裡。

  如果現在剛好有人經過地下室,就會看見走廊上多了一尊雕像。

  瀨名泉沒有立刻進去找遊木真,只是安安靜靜的站在門口,神情專注,彷彿透過門看見了房間裡的人,平穩的嘴角這才有緩緩上揚的跡象。

  「至少這次總算能好好道別了……」

  瀨名泉舉起手,停頓幾秒後,輕輕敲了下門。

============================

試閱就到這裡結束啦!等代理那邊談妥以後會再來發通販消息~

謝謝耐心看到現在的你。

我就先繼續去關窗了(

28 Jul 2018
 
评论
 
热度(21)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