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KN/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政悠】未曾告白的两个人

▲CP:西荫政也×野坂悠马

▲10.1悠政日快乐,虽然我打的是政悠。(

野坂悠马和西荫政也几乎形影不离,很少会看到他们单独出现,即使是非练习日,野坂也总会和西荫一起出门。这样的行为看在其他队员眼中,无一不认为他们正在交往。

「这个假日你有什么打算,也是跟野坂去约会吗?」

练习结束后,丘野和西荫正在更衣,这礼拜他们得到难得的休假,一群人打算去唱歌,但其他人对野坂总抱着敬畏的态度,平时除了练习外几乎没有交集,即使想约他也不晓得从何开口,于是这样的重责大任便落到三年级的丘野康介身上。

他试着从跟野坂关系最好的西荫那边下手,却得到意想不到的反应。

「约会?」西荫疑惑的复述这个陌生的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更衣的动作随之停下。

他擰眉思考幾秒後平靜的說:「我跟野坂さん並沒有要約會,只是一起出門而已。」

「……啊?」

丘野张着嘴,惊讶又错愕的看着西荫换上干净的衣物,并将脏的那件折得方方正正的,放进额外准备的袋子里。

「等等、不是约会的话那你们每次都一起行动是……」忽然有点被搞胡涂的他忍不住追问。如果两人不是他所想的关系,一般来说会黏得这么紧吗?

西蔭不太能理解丘野的吃驚是為什麼,但想跟著野坂的那些想法都是出於他的意願,「那只是我想跟在野坂さん身邊,僅此而已。」他持续收拾自己的物品,在确认该带的东西都有带以后,他抬头瞅丘野一眼,只见那人依然维持相同的动作和表情,愣在原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没其他事我就先离开了。」说完他背上背包,头也不回的走掉,留下欲言又止的丘野。

如果只是朋友的话会做到那种地步吗?

西荫也曾经这样问过自己,但用不到一天时间他就确认下这份心意,因此没什么好困惑的。他喜欢野坂悠马,所以想无时无刻待在他身边,想和喜欢的人共处更久,这一点也不奇怪,真要说的话,从来没有推拒他的野坂或许才是奇怪的那一方吧。

但他从来不会问,也不会去想野坂为什么干脆的放任他在他周围转,毕竟答案的可能性太多了,可能是习以为常,抑或是一时兴起。

「西荫。」但只要这个声音一唤他的名字,他就会感到安心。

西荫错愕的停下脚步,回头,不该出现在这儿的野坂正抱着胳膊倚在深灰的墙上,他们四目相望。

「野坂……さん?」

灰藍的眼底浮現驚喜,望見的野坂忍俊不禁,悠然的走向西蔭。

/

西荫政也一如往常跟在野坂身边,周围的人潮在他眼中都融为不起眼的景色,唯有一旁的人是清晰的。他不停转动脑袋,思忖野坂会出现的原因。

野坂一向是有条不紊的人,什么时间就做什么事,至少那些和足球有关的行程是不会被更改或拖延的。

所以,野坂さん今天本來要做的事情跟足球無關嗎?還是……

「你想说什么吗,西荫?」这个人心不在焉的样子太明显了,眉头也锁得比平常更死,野坂猝不及防的抬头害西荫硬生生噎了一口气。

「野坂さん不是說今天有其他事嗎?」他盡量裝得不在意,硬著頭皮問了。

「啊,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呢。」野坂无关紧要的笑着回。

对他来说,甜点店的折扣显然比原本的安排重要多了。

西荫也不是第一天知道野坂是个吃货,甚至两人相处的空间不是球场就是咖啡厅这样的地方。

他驀然想到丘野前輩的話,難怪會被問說是不是要去「約會」,不過對他來說,只要野坂さん在他身邊,兩者的感受都差不多吧。

「你很在意我原本的行程吗?」

野坂在店门前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问道,他把试探的心思藏得很好,西荫没发觉,只是迟疑几秒才回答没有,并从后方替他推开玻璃门,野坂什么也没说,顺势走进店里。

「您好,现在甜品都打九折,情侣消费的话再打八折喔!」店员说完后自己「啊」了一声,来店消费的顾客几乎都是女孩子或情侣,她没注意到是两个男孩子就溜出了这句话。

幸好这两个人看起来没有不高兴,不如说前面个子比较矮一些的男孩子似乎还笑了。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西荫在一旁任由野坂对着菜单指来指去,自己则开始找位置。

通常出来吃吃喝喝,点餐的绝对是野坂,他点什么西荫就乖乖吃什么,后者也从来不会阻止他点下那些一看就过多的份量,因为在那当下,野坂无神的双眼中似乎闪烁着光芒,周围还会冒出小花。

专注在找座位的西荫没注意到柜台的动静,一只手忽然挽上他的胳膊,他「嗯?」一声回过头,店员露出吃惊的表情,又好像有点兴奋,野坂亲昵的勾着自家守门员结实的手臂,毫不害臊的贴近他。

「我们是情侣。」他莞尔一笑,身边的人却是失了神。

一直到全部的餐点送上桌,西荫都还魂不守舍的,野坂一手支着脸颊,一手忙着把圣代送入口,他倒要看看西荫可以维持这种状态多久。

如果依这个人耿直的思维下去看,一定会擅自将那句「我们是情侣」解读成「我们要打八折」,但野坂的本意不是如此。

他很喜欢西荫,也大概能感受到西荫对他的心意,可问题在于这人太温柔,凡事总会先考虑到他,所以对他们现在模糊的关系也是不闻不问,这让野坂悠马很懊恼。

野坂的手机在这时响起,西荫总算回神。亮起的画面上显示岚新监督四个字,野坂面色平平瞥了一眼,继续吃,完全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视线转而落在西荫脸上。

你帮我接。西荫彷佛能听见野坂这么说,即使他根本没开口。

「喂。」他接起电话,话筒都还没靠近耳边就听得到监督愤慨的咆哮,西荫眉头一蹙,不爽又冷漠的说:「我是西荫。」

「西荫?为什么你……啧,算了,你让野坂听电话。」

「给我吧。」见西荫一副要骂人的模样,野坂赶紧出声。

然而当西荫要把手机交还给野坂时,他却是直接拉过西荫的手听起电话。

西荫瞪大眼睛,想抽回手却又没有办法,他试着转移注意力,但野坂的手就覆在他手背上,体温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西荫甚至觉得自己的手快要灼伤。

「已经这时间了,你在搞什么?」

「在别人约会的时候打扰是很没礼貌的,岚新监督。我想如果你有任何关于球队的事想找我讨论,练习之前的时间也可以,就这样,我先挂了。」结束通话后,他直接把手机关机。

「你今天原本是跟监督有约?」

「嗯,但是他说的话太没建设性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在他身上。」野坂边说边收回手,彷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但从西荫的表情来看,他并不这么想。

「你刚刚跟监督说了我们在约会……」他微微皱着的眉宇间夹杂一丝迟疑。

「嗯。」野坂不否认,却也没多言。

「所以,野坂さん,我們兩個真的在約會嗎?」

野坂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啊,一直以来都是呢,只是西荫你好像不那么认为,所以我有点难过。」

「你、你都听到了?不是,那个──我、我以为我们……」一时之间西荫害羞得像个青涩的大男孩,完全没了平时沉稳的样子,这让野坂悠马感到很新奇,忍不住多调侃他几句。

「那只是我想跟在野坂さん身邊,僅此而已。」他模仿起西荫当时的语气,眼神无比认真,然而半小时前才讲过这句话的人早已面红耳赤,挫败的摀着脸。

「那『我们是情侣』这句话,不是因为想打八折才说的吗?」西荫的眼神带着期待与不安,迎上他视线的野坂眨了眨眼。

「嗯?不,当然是因为想多要点折扣才说的。」他笑瞇瞇的回,瞬间,西荫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被抽空,脸色沉到发黑。

「不过,我也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野坂勾着嘴角补上一句,往嘴里送了一口圣代,看他的表情,西荫就知道自己刚刚又被整了。

「给。」银制的汤匙被递到他面前,他接下汤匙,野坂理所当然的道:「因为西荫太被动了,告白只好由我开口,现在给你一个挽救的机会。」

「野坂さん剛剛那個也不算告白吧……」

「你刚刚有说话吗?」

「不,没有。」西荫恢复回一贯的表情。

他挖了一匙冰淇淋送到野坂面前,野坂没有半分犹豫就含住汤匙,西荫能感觉到一股力量轻轻的把冰卷入口中,他的心脏因此跳得飞快。

……好奇怪啊。

野坂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也在这时留意到西荫复杂的神色,他歪头,不解的问:「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感觉跟平常不太一样。」西蔭的笑裡帶著無奈,「我本來以為只要是在野坂さん身邊,不管是以什麼身分待著應該都是差不多的感受,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嗯?」

「如果是现在,以恋人这样的身分待在你身边……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感到幸福啊。」野坂一顿,从那双宛若夜空的灰蓝眸里望见自己,温柔也磨平了锐利。他夺过西荫手上的汤匙,舀起一大口冰直接堵起西荫的嘴。

「我去厕所。」

他抛下一头雾水的西荫匆促离席,一进厕所二话不说用水泼向滚烫的脸。

这么做之后终于冷静下来了,野坂悠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吐一口气。

他本以为西荫的个性是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的,他也的确不会说,但耿直的一面本身就是很大的问题,因为说出口的那些就是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而那些话,有时候是比甜言蜜语还要更加令人动心的。

────────────────────────────────────────

下次再出这个TAG可能就是小段子集或是长篇了

我还有合奏的坑要填所以下次不晓得是什么时候www

01 Oct 2018
 
评论
 
热度(25)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