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於ES和小足球
【ES】奶次/TS/月永雷歐/遊木真/泉真
【閃11】西蔭政也/灰崎凌兵/政悠/水灰
 
 

【泉真】與你同行(8)

黑手黨paro,有些私設
完整內容會收錄在新刊《與你同行》裡面,試閱大概只會放上三分之一的內容

(1),(2),(3),(4) ,(5),(6),(7)

  瀨名泉大概從沒想過這道用來抵禦入侵的電子門,會成為讓他無法脫逃的牢籠。

  這大概是他目前為止面臨過最糟糕的情況了。

  通道變得很安靜,只剩他們淺淺的喘息迴盪其中,卻沉重得讓人想逃。

  站在距離瀨名泉不到五步的地方,遊木真皺起的眉間透露出一絲難受。

  「泉さん,我有話想對你說。」然而,別說是正眼了,瀨名泉甚至一個視線都沒有給他,只顧忙著打探四周,似乎是在尋找離開的方法。

  遊木真的心幾乎沉到谷底,他笑容微苦,清了清嗓,「那個,出入口應該都被我封住了,除非泉さん聽我把話說完,否則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像宣示主權似的,他晃動手上的遙控器,臉上卻沒有該有的傲然。

  ……果然是你幹的好事啊,れおくん!看著遊木手中的遙控器,瀨名泉在心裡暗嘖。

  僅是為了確認遙控器真的在遊木手裡,瀨名泉才不得不屈服看他一眼,遊木真從藍眸裡看見為難,看見焦慮……獨獨不見他以為會有的思念。

  「你想說什麼?」挪開視線後,瀨名泉冷聲開口。

  他沒有臉再見他,更從來沒奢望兩人能再回到從前的美好光景。

  此時此刻,瀨名才真正意識到,他根本沒勇氣與遊木真對上眼。

  彷彿只要迎上那抹綠,就會被灼熱的火光和爆炸吞滅,儘管眼下那人好端端站在他面前。

  曾經有無數個夜裡,他夢見遊木真。

  朝思暮想的人側著臉凝視遠方,一旦瀨名泉開口喊他,他總會回頭。

  通透的眼淚堆切在眼角,沿著削瘦的臉廓滑落,遊木真用悲慟的神情回以微笑,似乎在說什麼,但瀨名從沒來得及讀懂,驟然響起的爆破聲和烈火便淹沒了一切。

 

  「謝謝你,お兄ちゃん,還有,對不起。」

 

  ……什麼?

  像是聽到全世界最大的謊言一樣,藍眸裡充斥著震驚。

  夢裡的景幾乎在真實重現,遊木真漂亮的眼睛堆滿著淚,他用力吸了吸鼻子,努力讓自己的眼淚停下,卻是徒勞無功。

  想跟這個人說的實在是太多了,除了答謝以外,就是抱歉。因為他的自私,這些年來瀨名泉活得該有多辛苦,當時他從未考慮過這點,從沒想過那個總是惦記他、關心他的人。

  看到遊木真哭泣的模樣,瀨名泉心裡難受得緊。

  他咬著唇,多想衝上去擁住他的ゆうくん告訴他一切都沒事了,拳頭握了又鬆,鬆了又握,終究還是沒有動作。

  「我們的命是屬於組織的,所以哪怕被大家棄之不顧,我也沒有任何怨言,可是……」回想起當時的光景,遊木悲傷地牽起嘴角,伏下視線,「我卻想起了泉さん……」

  「無法在死前看到你最後一眼、來不及報答你的恩情,我怎麼能就這麼死掉呢?」

  「也許神明大人聽見了我的祈求,才讓我僥倖活下來。只可惜,在花費三年把傷治好後,我的身心狀態還是比不上從前……」復健的過程很痛苦,他每天都在眼淚和疼痛堆積起來的地獄中,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唯一讓他堅持下去,捱過那些的動力,就是瀨名泉。

  說著這些的同時,遊木真彷彿又一次經歷那些磨難,情緒起伏異常之大,刀刃似的回音銳利的在瀨名泉心裡劃下一道又一道傷口。

  「我不想成為泉さん的拖油瓶,與其讓你更加顧慮我,倒不如讓你認為我死了就好!我──」話音頓時中斷。

  在遊木因為一股力道失衡而落入熟悉的懷抱以後,他已經忘了自己想說什麼,似乎也沒必要再說。

  嗅著記憶中的氣味,他像迷路許久終於歸家的寵物,卸下全身的戒備,安穩待在主人身邊。

  瀨名泉的一切都讓他感到踏實。

  「已經沒事了,ゆうくん。」在遊木真耳邊,瀨名泉溫柔地說著。

  遊木的眼淚燙得彷彿能灼傷他的皮膚,一點一滴在他白皙的膚色上留下痕跡,但他全然不在意,只是收緊擁住遊木的雙臂,把自己埋進他頸間,貪婪的汲取著令他懷念又依戀的養分。

  這條走道像不被時間受限一樣,連帶著兩人也不記得在這待了多久,唯一的認知就是這麼點時間,根本不及他們失去彼此的五年。

  「不管是怎樣的ゆうくん,我都不會丟下你一個,只要記住這句話就夠了。」

  在聽到瀨名泉的話以後,本來只是任他抱著的人終於睜開雙眼,遊木真看見自己不敢輕舉妄動的雙手,思忖幾秒,總算是抓住瀨名泉的衣角。

  他像個害怕走丟的孩子,抓得特別牢。

  「泉さん,」他哽著嗓子喊道,「還有一件事……」

  「怎麼了?」軟軟的聲音似乎感染了瀨名泉,他回應的語氣又更柔了。

  「現在才說也許為時已晚,畢竟死去的人不能復活,但這五年來,我從沒有一次責怪過你,所以請別再將那些罪惡加諸在自己身上了,那不是你的錯。」遊木真都不曉得自己怎麼一口氣講完這句話,也許是因為曾在心裡反覆練習了多次,現在說起來才這麼朗朗上口吧。

  這番話讓瀨名泉一下僵住身子,平時遊木也許會錯過這幾不可見的反應,但如今兩人還是毫不害臊的抱在一起,他自然是感受到了。

  「為什麼ゆうくん會知道兇手是我?」

  「唔……除了泉さん我倒是真想不到誰跟他們小隊有那麼大仇恨。再加上你處理監視器這些東西的手法太熟悉了,不就是我以前的方式嗎?也許泉さん自己都沒注意到吧。」遊木真理所當然地道。

  「雖然這麼說很像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但因為泉さん一直都把我當親弟弟看,在你知道真相後恐怕會氣到殺紅了眼吧,然後覺得『都是因為我沒保護好ゆうくん才會這樣的』,搞不好還想著要以死謝罪?」

  「我……」

  「開玩笑的,以死謝罪什麼的果然還是太浮誇了……不過我最確信的就是你一定會自責得不行,哪怕當時你人根本就不在現場,還是會把錯全都歸咎到自己身上。」說完,遊木真無奈的嘆氣,他好像泉さん肚子裡的蛔蟲啊。

  靜默幾秒後,瀨名泉面不改色地回:「嗯,你說的沒錯。」

  在遊木真告訴他這些之後,他只覺得一身輕。

  這也是當然,畢竟遊木真幾乎都說對了,不管是他的心境還是其他,應該說──這孩子總是知道他想聽什麼話。

  但只有一個地方,並不如遊木所講的那樣。

  在他心裡,遊木真早已經不是弟弟那樣的存在。

  「那泉さん後來又是怎麼知道真相的?」

  「大概四個月前,那個小隊的隊長自己跑來跟我說的。」幾秒後,懷裡的人昂首,澄澈的眼睛衝他眨了眨。

  「怎麼了ゆうくん?」

  「誒,就這樣嗎?」他本來還在等待後文。

  「嗯,就這樣。」只是省略了那名隊長當時的精神狀況與惡習罷了,這些事遊木真暫時還不需要知道。

  但是遊木真怎麼想都還是感到不可思議。

  「……他是良心發現了嗎?都過了五年,早該忘記了吧……」或是一點也不想記得。

  「那都無所謂。」瀨名泉冷冷打斷他。

  「我從來沒忘記ゆうくん,五年來始終如此。」

  奇怪的是,遊木真忽然像被雷劈到似的往後彈。

  懷裡一空,瀨名泉看著自己的雙手恍神幾秒,接著困惑的看向遊木真。

  「……ゆうくん?」

  「時、時間好像不早了!泉さん今天其實沒任務吧,那要一起回去吃早餐嗎?」說起話來支支吾吾的,遊木真逕自往出口的方向走,這才猛然想起門剛才被他關了。

  「啊,這個要怎麼開才對……」他一手按著自己躁動的胸口,一手胡亂按著遙控器,雙頰又紅又燙,整個人顯得不知所措。

  剛剛那是什麼啊……他徹底茫然。

  就在瀨名泉對他說從沒忘記的瞬間,他清楚聽到自己偌大的心跳聲,嚇得趕緊把人推開,深怕被發現。

  他現在不敢去想這股異樣的心情是什麼,畢竟讓他心慌意亂的元兇還在後面呢。

  所以門到底該怎麼開啊!他突然失去了該有的智商。

  「按這個。」瀨名泉湊到他身側,替他按了正確的按鈕。

  「啊!是、是呢,原來是這個啊!」他嚇得趕緊縮回手,無辜的遙控器差點就摔到了地上。「話、話說回來,這個原來是控制電子門的,我還以為按下去會有什麼陷阱跑出來……」

  「……」竟然不曉得那是什麼就按了……他該慶幸月永雷歐給的只是門的遙控嗎?

  遊木真的腳步非常迅速,不過一個閃神,他就已經走離瀨名泉五步遠的地方。

  「等等我啊ゆうくん!」

  瀨名泉快步跟上,匆促的腳步聲傳進耳中,片刻間遊木真腦海裡浮出了一些畫面,是每次任務結束後他朝著瀨名泉跑去,口中嚷嚷著什麼。那是他們兩人承諾似的習慣,也是無家可歸的他們在冷血的組織中唯一尋覓到的歸屬。

  「還有一句話,我好像欠了你很久。」

  「嗯?」瀨名泉好奇的挑了挑眉。

  「我回來了,泉さん。」

  這番話突兀得讓瀨名泉動作停滯,愕然幾秒後,他深深凝視遊木真的背影,眼裡有太多複雜的情緒。

  只不過最後,那些情感化為最簡單的話語。

  他唇齒邊的笑意像春天的風一樣柔軟,帶著暖意。

  「歡迎回來。」 


  那天過後,屋簷下所有人都不約而同感受到了瀨名泉和遊木真之間微妙的轉變。

  感情好嗎?不,看起來似乎也不怎麼好,每當瀨名泉想靠近遊木真,後者就會竭盡所能躲得遠遠的,例如把自己塞到冰鷹和明星中間,成為夾心餅的內餡,用盡各種手段去逃避瀨名泉。

  可是,從遊木真臉上卻又看不出什麼討厭的表情,反而像是在糾結什麼似的特別懊惱。

  至於瀨名泉,一個人氣得牙癢癢,最後勉為其難坐到同伴身邊去,一雙藍眸快要能在遊木真身上燒出洞來。

  他真的快氣瘋了!

  本以為破鏡重圓後可以跟ゆうくん兩個人過著甜蜜蜜的同居生活,就算沒有一起洗澡或是更進一步的發展也無所謂,但至少用餐的時候、開會的時候能夠坐在一塊兒吧!

  沒有,完全沒有!

  遊君突然開始躲他,除了大家都必須到的場合以外,他幾乎沒辦法跟遊木真處在同一個空間超過三十秒,一旦方圓五公尺內有其他人的影子,遊木真就會二話不說去找那個人搭話,把他晾在一邊。

  ……難道他無意中做了什麼讓ゆうくん不愉快的事嗎?

  他反覆思索,卻始終沒有答案,當然,這個答案從一開始就是不存在的。

=============================

這篇稍微有點長,但想讓這個地方一次結束所以就不斷直接貼上來了。
這還只是個起頭(。沒那麼快就happy ending......

28 Jul 2018
 
评论
 
热度(18)
© 夏黎 | Powered by LOFTER